当前位置 : 首页 > 都市 > 她的流年给了我

更新时间:2021-09-12 06:04:42

她的流年给了我 已完结

她的流年给了我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宣心 分类:都市 主角:明白洛妍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她的流年给了我》是宣心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明白洛妍,书中主要讲述了:那天,我在她衣服里发现了一件破了的裤袜,我好心的缝补好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好像已经亮了,我看着眼前南琪的房门,仍然紧闭着,敲门声是来自外面。

难道她一开始没想报警,可能醒来看到我守在她门前,以为我还要欺负她,她才选择的报警?

门外一直在敲着,南琪的卧室里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她还没醒?

“南琪!”敲门声停下了,换成了喊声。

与房外,和南琪卧室明明都隔着一道门,我却紧张的连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外面的喊声很大,南琪不应该听不到的,除非她不在或者不想出来。

这下我更疑惑了,她到底有没有报警?

难道外面那人就是她打电话找来的?可她为什么不出来?

“你电话为什么关机啊,南琪?你在不在?”外面的人又大声喊道,随即又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敲门声又持续了一阵,外面那人又喊了两声后,可能以为屋里真的没人,随着脚步声离开了。

房间里,又彻底静了下来。

我呆呆的靠在墙壁上,不禁又想起那晚。

收拾完茶杯碎片的女孩,在我一直赶她离开的情况下,倔强的守了我一个晚上。

那时候小,不懂事,也气爸爸再婚。

结果,把气全撒在了那女孩身上。我不许她坐下,把凳子摔坏,她就那样一直站着陪着我...

困的迷迷糊糊的时候,我以为在我睡着之后会离开,或者坐在我旁边的炕上...

当我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却看到她昏倒在地上......

那一次,没有人怪我。

可我心里特别内疚,一直想找她道歉。但那以后,我再没见过她,想不到我家和她家离得并不远。

更想不到,再次见面,我竟然...

我紧紧攥着拳头,那时候她一头短发,我想不到短短四年,她的变化这么大,不但长发披肩,还脱去稚嫩变得更加漂亮。

想到漂亮,我不禁又想起昨晚欺负她的情形。想到她当时气愤的样子,她现在一定恨透我了,而且她一开始就认出我了,我却没有认出她。

那杯苦茶,她是想提醒我吗?

心里难受的要命,被洛妍诱惑的罪孽,欺负南琪的悔恨,我真的好像解脱,好想南琪对我做点什么。

她为什么不报警!

想着,我直接站了起来。

房间里仍静静的,难道南琪并没有在房间里?她醒来后已经出去了?

我不信她真的有那么好!

昨晚,我对她的行为是强奸,旁边的地上还有血,她是第一次!却不想报复我!

想着,我伸手握在门把手上,用力拧了一下。

“咔”一声,反锁的房门,提醒着我,里面有人,南琪并没有出去,她甚至一直没有报警!

我大脑嗡的一声,心里仿佛被大锤子重重砸了一下。

突然间,房间里传来脚步声。

突兀的脚步声,证明了房间里的南琪一直是醒着的,刚才有人找她,她为什么不出来?

正想着,脚步声来到了门口。

当我意识到,我和南琪之间就隔着一道门时,我心里突然紧张的怦怦乱跳。

隐隐的,门把手上动了一下。

想到应该是南琪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时,我楞了一下,她要出来吗?

等了一会,却不见任何声音,我才意识到,她仅仅是怕我打开门,再去欺负她。

我应该离开的,不让她在担心和害怕。

可我不甘心,我如果出去,随时可能会被警察抓走。

那样的话,我就再没有机会跟南琪道歉了。

想到道歉,我不禁苦笑一声。第一次,或许道歉还有用,这第二次...不管如何,哪怕让南琪亲手报警,把我抓进去,心里也会好受一些。

房门明明是反锁着,她还是怕我闯进去,此刻我在她心里,一定比豺狼虎豹还要可怕吧。

不甘心的僵持着,不知道过了多久,里面忽然传来噗通一声。

我心里一紧,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天早上,南琪昏倒的画面。

我吓得用力拧了一下门,随后用力撞着。

门纹丝不动,我突然想起了砸门,就像在家里那样,随即被我否定了。

南琪虽然是昏倒,但那样大的动静,我怕会吓到她。

我不禁想到了钥匙,南琪家我并不熟,找了几个房间,最后在客厅电视上面,找到了一串钥匙。

一把把的试着,终于打开了房门。

意识到南琪就昏倒在门口,我不敢用力,轻轻的推着,推到一半时,就卡住了,我不敢再推,缩着身体走了进去,正看到南琪侧着身体倒在昏倒在地上,和那个早上的画面是那么像。

我赶紧抱起她,却发现她裙下的长腿间还有鲜红的血渍。

“放...放开...”昏迷的南琪可能意识到是我在抱她,挥着手无力的推着我。

看到她都这样了,还在担心我,我难受极了,不敢再耽搁,直接抱着她放到了床上。

南琪挣扎着睁开了眼,一边无力的喊着,“走...”一边,紧紧抓住被子。

我张了张嘴,几次想说对不起,可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现在这种情形,我的道歉对于她而言,一定显得很可笑吧。

我紧张的喘着气,目光撇到了床柜前的手机。

我直接走了过去,我想到了洛妍。

给她打电话,让她来照顾南琪。弄了半天,却无法开机,我才意识到手机可能没电了。

耳边,南琪仍在无力的喊着让我走。

看着她难受的样子,我怎么忍心就这么离开。

我爸爸是医生,不禁想起我病的时候,他照顾我的情形。

我直接伸出手,想摸一下南琪的额头,看看她是不是感冒了。

毕竟昨晚,我脱光了她的衣服,虽然是夏天,但地板很凉。

我手伸过去时,南琪厌恶的别过头,但她可能真的很虚弱,我的手还是摸到了她的额头。

很烫,她真的发烧了!

“走!”南琪突然很大声的喊了出来,还用力的推开了我的手。

我不敢看她的眼睛,直接跑了出去。

打开冰箱,在下面拿了几块冰块,又拿了一条毛巾,裹好冰块,回到房间,再一次在南琪无力的抗拒下,敷了上去。

渐渐的,她也许是累了,也许是感觉到我并没有再对她不轨,慢慢停止了挣扎。

看到她安静的闭上了眼,我才松了口气。

一直这样守着,拿了几条毛巾,不停的换着。

一直到房间开始暗下来的时候,她的烧才总算退了。

看着南琪舒展开的秀眉,恬静的睡容,我心里松了一口气。

虽然对于我伤害南琪的行为,根本不值一提,但总算能为她做点什么。

“咚咚咚...”忽然间,客厅外传来了敲门声。

我吓了一跳,很怕南琪被吵醒,我赶紧走了出去。

“南琪,你在家吗?”

才走到门口,外面忽然传来洛妍的声音。

突然之间,再听到她的声音,我吓了一跳。

“南琪,你为什么没有去上学?昨天到底怎么了?”洛妍又喊道。

我心里紧张的怦怦乱跳,虽然房门反锁着,她暂时进不来。

可南琪是一个人在家,今天又没去上学,她会不会以为她出事了,把警察带来?

如果是在发现南琪是陪我那个女孩前,我或许很乐意见到,洛妍看到我强奸了她表妹的画面。可现在,我突然不想了。

或许,因为我本来就欠她的,也或许是因为我那么对她,她居然没有报警。

走到地板上,把那一小片干涸的血渍,用手刮掉。

在刮的时候,想到是南琪第一次的落红,心里竟有种异样的感觉。

外面洛妍还在喊着,弄妥后,我跑到门前。

四周看了看,我迅速的拧开门,然后跑进离房门最近的厕所。

紧张的听着,听到了开门声和走进来的脚步声,还夹杂着洛妍的疑惑声。

随即,脚步声朝南琪的卧室走去。

看来洛妍对这里应该很熟悉,听到她走进卧室的声音后,我刚想跑出去,外面又传来脚步声。

我吓得赶紧躲好,洛妍好像在客厅忙碌着什么。

等了好一会,她都一直在客厅。

“南琪,吃饭了。”洛妍忽然喊道。

吃饭?什么情况?南琪不是还昏迷着吗?

难道...洛妍刚才进卧室时,她已经醒了?还是说她其实早醒了,只是在我面前装睡?

外面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证明了南琪真的醒了,我叹了口气,不管如何,她身体没事了就好。

我正想着,脚步声忽然朝我这边跑来。

听到清脆的高跟鞋的声音,我意识到是洛妍,吓得直接缩在一个架子后面。

随即,眼前的门打开了。应该是洛妍走了进来,然后耳边传来了窸窣的脱衣声,我愣了一下,随即听到了“哗”的一声。

意识到洛妍是在小便,我紧张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不应该看的,可想到她那么对我,昨晚又做了对不起爸爸的事,我就好像报复一样的探出头去,在我的位置,正好看到了那一片神秘。

我彻底呆住了,甚至不知道洛妍是什么时候走出去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琪,你自己一个人在家,一定要锁好门窗。”随即,传来了开门声和关门声。

房间里又静了下来,我以为南琪和洛妍一起走了时,心里竟会有点遗憾。

正想着,又听到了脚步声,当意识到脚步声是朝我这里走来时,不禁想起刚刚洛妍小便的画面...

随着开门声,南琪走了进来。

我以为她会去那边的坐便,却传来了窸窣的脱衣声。

南琪家的厕所和浴室是连体的,原来她是要洗澡。不禁想到她腿上的血渍...过了一会,她应该是脱光了衣服,传来了流水声...

我一直提醒着自己,这是意外,我不能偷看她...可心里,却满是流水声和南琪裸体的画面......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架子旁的东西忽然一空。

当我看到眼前的南琪突然出现在我身边时,我才意识到我架子旁的正是浴巾,而南琪也正睁大眼睛看着我。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