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灵异 > 今夜谈

更新时间:2021-06-04 17:13:26

今夜谈 连载中

今夜谈

来源:落初 作者:惜梦赛阳 分类:灵异 主角:纪徐师傅 人气:

新书《今夜谈》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惜梦赛阳,主角纪徐师傅,是一本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今夜谈》是一部灵异小说集,长中短都有,我认为自己的故事还不错!因为我是个书痴,我也很挑剔!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纪东来心情极其郁闷的回到家里,发现又有人来了——昨天被田敏茹“收拾”得乱七八糟的房子终于变得整齐、干净。

“又会是谁?”纪东来心中揣测,他昨天就有些怀疑田敏茹,怀疑她不是那个包饺子做饭、酒后照顾自己的人。现下来看,果然极有可能!

屋子里,纪东来听到有锅碗瓢盆碰撞的声音,几步进到厨房。厨房里,他发现……还是田敏茹,此时的她正笨拙的用液化气炒菜。

“纪大哥回来啦!”田敏茹见纪东来回来,对他呵呵一笑。又顺手擦了擦脸,脸上那厚厚的脂粉妆顿时惨绝人寰。

“嗯,是……”见到又是田敏茹,纪东来心里还真不是一般的失望。

“你怎么来了?昨天不是跟你说过吗?如果我还需要钟点工会给你打电话的!”

“我今天是来……”田敏茹诺诺说。

“别说了,给,这是你今天的工钱!”纪东来拿出钱包里仅剩下的二百块钱递给田敏茹:“其实,我只是个普通上班族,用不起钟点工。求求您,饶了我吧!”

“你什么意思?”见纪东来给自己的那二百块钱,田敏茹脸色顿时冷了下来。

“额,你难道不是这个意思吗?”纪东来愕然。

“不是!当然不是!你当老娘是什么人了?上门要饭的乞丐?”田敏茹怒气冲冲瞪着纪东来。

“难道你不是来……”

“算了,懒得跟你解释!”田敏茹把身上围裙解下用力扔在一边,也没有理会纪东来递过来的那二百块钱,狠狠摔了一下房门,走人!

纪东来看着被田敏茹摔得还在微微振动的门,愣愣发呆。

似乎是在破解他的疑问,这时,屋子里响起一个清脆透彻的女声:“你完全误会她了,她今天是来给你做那两天没干过的工作的。”

听到这个声音,纪东来一阵惊恐,他转圈看着屋子四处,大声喊着:“谁?谁在说话?”

“是我!”客厅遮阴处,一个虚幻的女孩的影子自水竹上向自己这边走下来,慢慢的,越来越真实,真实到似乎可以触碰到。

见到如此场景,纪东来不禁后退两步:“你是谁?”尽管心里发虚,但在表面上纪东来还是表现的十分强硬无惧。

“我是谁?呵呵,你不认识我?呵呵……”女孩子很漂亮,轻笑着看着纪东来,似乎对纪东来的反应很意外。

“你,你是……”看着女孩子的笑容,纪东来终于想起来什么:“你,你是笑笑,你是徐佳慧?!”

“嗯!”对方点点头,承认。

“你怎么会在我家里?”

“我也不想,是你自己把我抱回家的!”徐佳慧的样子很无辜。

“我把你抱回来的?”纪东来很有些莫名其妙,突然,他突然间想起什么:“难道你说的是水,水竹?”

“嗯!”

“那瓶水竹明明是我在花贩那里买的,难道……”纪东来努力回忆着,似乎找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没错,你,拿错了!”

原来,那天帮助徐建军调解纠纷,纪东来把刚买的水竹和徐建军一直都随身带着的那株水竹放在了一起,由于两株水竹高矮大小都差不多,盛器又一样,纪东来走的时候把徐建军的那株当做是自己刚买的那个拿回家。

“你怎么会出现在水竹身上?你想要干什么?”纪东来心中惴惴。

“我想找你帮我!当初我不堪徐佳元的侮辱,悬梁自尽。死后离魂到地府被告知因为是含冤而死,不能投胎只能去枉死城,而且在仇家没有得到惩戒之前都不能转世投胎。”

“现在,徐佳元越狱了,只有把他抓住让他受了报应之后我才能投胎再世为人。在那之前,我只好先借那株水竹暂且栖身。”

“你跟我说这些干什么?是不是想让我把你送回去,这个你放心,我,我一定会把你送到你爸爸身边,这就去!”纪东来心里很有些惧怕。

“不用,今天我是来求你帮忙的!”徐佳慧的幽魂摇了摇头,轻声说。

“求我?”纪东来紧皱眉头。

“是啊,徐佳元越狱,我找你是想请你帮我抓到他,让他受到惩戒,我也能再度转世投胎。”徐佳慧的鬼魂向纪东来深深一拜,很诚恳的说。

“我一定尽力,一定一定!”纪东来给徐佳慧回拜,且不停的拜。在他心里,原本犹豫该不该答应李警官的事也终于下了决心——做卧底虽说有一定危险,但对面前这位,好像就不是危险那么简单了。

“多谢恩公!”灵魄又是一拜。

“不客气不客气,等徐佳元真的被捉您再谢我吧……”纪东来连忙给回拜了过去,鬼魂求自己办事,事情还没办成这句“谢谢”他哪敢收?

“你饿了吧?想吃什么,我给你做?”目的达到,徐佳慧的灵魂喜笑颜开,她要再为纪东来做餐饭。

“不用了,不用了,”纪东来脑袋摇得像是波浪鼓一样,他可不敢麻烦眼前这位给他做饭,而且这鬼魂和人类吃的东西能一样吗?

“你怕了?怕什么!我虽然是个幽魂,但因为得水竹栖身,可以在水竹本体千米之内以肉身出现。而且,这两餐也是我做的饭,感觉怎么样?”

“那两顿饭是你做的?”纪东来回想起前两餐的美味:“你就是……”

“田螺姑娘!”没等纪东来说,徐佳慧的灵魂甜甜一笑笑抢先说道。

“你真的是田螺姑娘?!”听说眼前人是那个为自己洗衣做饭的“田螺姑娘”,纪东来不再觉得她可怕。不过,在心里还是有些疑问:“你是上吊**的吧,应该是那种吐出长舌头的厉鬼才对,可我看你,完全不像啊!”纪伟上下打量着幽魂。

“谁跟你说的,呵呵,你见过鬼吗?鬼难道就一定都是可怕的?就好像人,人也不都是好的吧?”

“说的也对!”纪东来想想,点了点头。

“你先去休息一会儿,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幽魂笑说。

“你看着办吧,我随意。”纪东来说,呆呆的看着徐佳慧的魂魄进到厨房忙前忙后,他忽然觉得,有这样一个女孩子在自己身边,真不错。

吃过晚饭后,纪东来去到徐建军出租屋的家,正巧碰见徐老汉正从院子里推出自己的小三轮儿,看样子是要去夜市。

“徐叔,这是要出去摆摊?”纪东来打着招呼。

“是啊,每天能看到那些孩子,心情也会好一些。”徐老汉顺口回了一句:“你呢?你晚上不用上班儿吗?”

“嗨,别提了,今天早上跟我们那个中队长吵了一架,让人把我炒了!现在我正愁将来该干什么呢!”纪东来愁眉苦脸。找不到其他理由,只好让中队长大人先背背黑锅吧!

“唉,这也怪我,要不是这两天因为我的事,也许你不会被辞退。”徐建军很内疚。

“跟您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想干了!窝窝囊囊赚不了多少钱,明里暗里还要被全社会骂,就算他不炒我我也该不干了。”

徐建军想了想,低头没说话。

“徐师傅,人都说‘赚钱不赚有数的钱’!不然,你带着我做点儿小买卖吧!”纪东来朝前蹭了一步,跟徐建军商量着。

“小买卖?什么小买卖?”徐建军看着纪东来,眼中疑惑。

“带我去早市夜市,卖点小吃、小商品啥的!”,

“你可别开玩笑了!”徐建军挥了挥手别过头:“你是大学生,咋还能想着跟我摆地摊?每天风吹日晒雨淋的,不行,那份苦你受不了!”

“受得了,受得了!”纪东来说:“不吃苦中苦,哪Cheng人上人?而且我只是先跟着你干,等找到好工作我再去上班!”

“那,也行,走,咱爷俩这就去夜市摆摊儿!”话说到这份儿上,徐建军不再拒绝。

就这样,徐建军开始带着纪东来在小城早市夜市做着小买卖,这其中盈利多寡、被城管追撵管束抹去不提。只说在家中,每次纪东来出去跟着徐建军做小商贩时,幽魂徐佳慧都会在家为他洗衣做饭、收拾清理,那种温馨使纪伟终于找到了许久没有的真正的家的感觉。在心里,纪东来逐渐有个令自己震惊的猜想:难道,自己爱上了这个幽魂?

或许,徐佳慧也一样对纪东来有着这份无名的好感,但这一人一鬼像是有默契一样,都从未说出。

三个月过去了,这三个月中,越狱的徐佳元如鱼入大海,再无消息。倒是纪东来,这些日子过得比以前做“临时工”时刻舒服多了——家里有鬼女娇娘为自己洗衣做饭不说,在跟徐建军出去做小商贩时,虽然钱没赚几个,不过因为每天对待各种各样的顾客,这嘴皮子可比先前顺溜多了,语言能力大大增强。如果他以前就有这口才,也不会二十大几却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过。

这天傍晚,纪东来骑着摩托车又次来到徐建军的出租屋。但在纪东来进到徐老汉家院子时,却似乎听见屋子里似乎有人在低声争论着什么。

“我跟你说了多少遍?自首!快去自首!你重伤害加上越狱,被抓住就是个死罪!”徐老汉低声呵斥着。

“爸,我真不能回去,你也说了,我犯过两次重伤害,被抓住最起码就是个死缓,可自首也是无期啊。爸,我不想在牢房里做一辈子囚犯。您帮帮我,给我些钱,我找个没人认识的地方隐姓埋名,求求你,帮帮我!”一个男人声音哀求着徐建军。看来,那个人渣徐佳元真的来找养父了。

“不行,你错了就要为自己做错的事负责!当年如果不是我的纵容,我们家,你自己也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我不会再包庇你。你现在就该去公安局自首,如果你不敢,我跟你一起去!”徐老汉说话斩钉截铁。

“不去,我绝对不去,我不能在牢狱里渡过自己下半生……”徐佳元与养父争执着。

纪东来在屋外听到这对父子说的话,大气都不敢喘,推着摩托转身就想跑。偏巧不巧的是,就在这时,纪东来怀中电话响了。因为每天要跟徐建军出去做买卖,夜市声音嘈杂,所以纪东来把电话铃音调的特别大。

“你是我滴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红红的小脸儿……”老实说,音质不错!但纪东来这时候可没心情听这悦耳铃声了,因为这么大的铃声,不但自己,屋里那对父子也能清楚听到。

“是谁?站住!”果然,听到外面声音,纪东来在照片上见过的那个徐佳元恶狠狠从屋里跑了出来,拿着把菜刀朝纪东来吼着。

“花擦!”纪东来一惊,也顾不得其他,放倒摩托车撒腿就跑。

然而每天上班打游戏的纪东来身体素质跟先杀猪再劳改的徐佳元根本不是一个等级,自然跑不过徐佳元。这附近又没有其他人家,就在徐佳元拿着菜刀追离自己越来越近,纪东来已经认命时,突然听后面徐建军一声大喝。

“快跑,快去报警!”纪东来回头一看,原来在自己生死危机时刻,一直赶到徐佳元身后的徐建军拦腰抱住了自己儿子。

“哦,哦!”被吓得心胆惧怕的纪东来反应过来,连忙站起身,向附近派出所跑去!

半个小时后,市刑警大队的李队长带着手下公安干警和纪东来到了徐建军家。可这时却没有见到徐佳元的踪影,只有徐建军,还在地上用着力想要爬起,一边还剧烈咳着。

“徐佳元呢?”李队长扶起徐建军,一脸的焦急。

“跑了!”徐建军抬手指了指,又是狠命的咳嗦。

“什么?”李队长脸色变了,徐建军手指的方向,正是市区最繁华的中心地带,此时那里夜行人无数,如果徐佳元在那里作案,后果不敢想象。

“小纪,你在这里照顾好徐建军。其他人,跟我一起,务必在徐佳元闯出大乱子之前把他捉住!”

“是!”纪东来与全体公安干警齐齐应道。

李队长带着人走了,只留下纪东来脚步磨磨蹭蹭的到了徐建军身边。

“徐叔,你没事吧,要不要我带你去医院看看?”纪东来言语中带着些怯怯。

“没啥大事,这个畜生对我还带着几分情面,并没有对我下死手。”徐建军手扶胸口顺了顺气,自嘲说。

“徐叔,对不起,我……”通过刚刚李队长对纪东来的说话语气,只要徐建国智力正常,就能听出纪东来从一开始就是警方派到他身边的卧底侦探。

“没事!”徐建国对纪东来挥手笑笑说:“从一开始你说要来我身边跟我一块儿摆摊时我就猜到了!”

“啊?!”纪东来惊讶得睁大眼睛。

“我心里坦坦荡荡,并不惧怕你们跟踪调查,而且我想好了,虽然徐佳元是我儿子,但他罪恶滔天,如果让我抓住他也一定把他交给警察法办!”

纪东来惊愕,很是惊愕,这跟他想象中的不一样,完全不一样。

“别愣着了,来,扶我一把,带我去看看,看看咱们的人民卫士是怎么把徐佳元那混蛋给擒住的!”

“哦!”纪东来搀扶起徐建国,两人骑上纪东来的摩托车,跟随着警察们的脚步向市区行进。

刚进市区,纪东来二人便看到在最繁华的大路边正挠头不已的李队长。

“李队长,怎么样?抓到徐佳元了吗?”来到李队长跟前,看他气急败坏的样子,纪东来探声问。

“没有,没有!我们在把各个小区偏僻地方都找遍了,可还是没有徐佳元的影子,他应该是并没有在市区停留,看来我们的网撒的还是不够大……”李队长细琢磨着点着头。

“警察同志,我想徐佳元那小畜生应该就在市区!”徐建国在一边说,语气很肯定。

“哦?”李队长看着徐建国,半信半疑问:“他还在市区?为什么?你怎么知道?”

“我是这小畜生的父亲,我知道他,这小子从小胆子特别大!他是拿定了你们认为他跑离了市区,所以将计就计走了把‘灯下黑’,留在了市区,这里对他来说才是最安全!”

“哦?”虽然徐建军说的很有道理,但李队长还是不敢全信。毕竟,徐佳元是徐建军的养子,虽然徐佳元做出那种禽兽不如的事,但徐建军也从未真正与他断绝关系。徐建军还是有为了让养子逃离法律制裁而对警方说谎蒙混过关的可能。

“队长,徐佳元应该就在市区,相信徐师傅吧!”就在李队长犹豫不定时,纪东来一边说道。

“嗯,好!相信你一次,小张,通知局里,申请派出全部警员,全市区搜捕徐佳元!”李队长拳击手掌,对身边警员说。其实他也不是因为纪东来的那一句话就相信徐建军,那只是让他做出这个决定的最后一根稻草。

“你是我滴小呀小……”正准备跟警察们一起做全城搜捕的纪东来腰间电话又响了,这已经是自徐建军家差点儿要了他命的那通电话开始的第八次了!听到这个电弧纪东来就火大,这是谁啊?来电号码又不认识,这人知不知道自己几乎就死在他的这通电话上?!

“你谁呀?找我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的这通电话有多危险?”纪东来接过电话,狠命吼着。

“……”电话那边声音嘈杂,却偏偏没有给他打电话那人的声音,过了一阵,竟然又挂了。

“……”纪东来拿着手机愣了愣,他意识到自己刚才或许太过激了,如果不是有很重要的事,对方也不会接连给自己打那么多次电话。想了想,纪东来又拿电话给对方回拨了过去:“你好,你是哪位?找我有什么事吗?”纪东来尽量平息着自己胸中火气,温声问道。

“老纪,纪,纪大哥,你在做什么?能不能到市区来一趟?”电话里是个女孩的声音,这个声音纪东来似乎听过,但他想了好半天,还是记不得对方是谁。

“你是哪位?这个声音好像听过。”实在想不起来了,纪东来只好又问了一句。

“我是田敏茹啊!就是那个给你做钟点工的那个!我现在碰到点儿麻烦,你能不能来**网吧一趟?”

“哦……”纪东来终于想了起来,又皱眉问道:“麻烦,碰到什么麻烦了?”

“这个以后再告诉你,只是一会儿你如果来的话,记得多带些钱……”田敏茹在电话里唯唯诺诺,很有些难为情。

“嗯,好,我一会儿就去!”纪东来答应下来。

挂了电话,纪东来也没工夫跟警察同志们去抓捕徐佳元了,拿出随身带的银行卡,去到ATM机取钱出来。

田敏茹是姑姑村里出来的女孩,不但叫自己一声“哥哥”,还是姑姑给自己介绍的“女朋友”。如今出了麻烦,自己不能不帮忙。

拿着钱,纪东来来到电话中田敏茹说到的那家网吧。

网吧大门外就能看到玻璃门里田敏茹双手抱怀,与一个年轻男子互相对峙着。

纪东来推门进到网吧内,刚刚与人对峙的田敏茹见到他来脸上顿时生出几分喜色。

“老纪,你可算来了!”田敏茹跳到纪东来身边,又鄙夷的看着与她对峙的那个男子:“什么嘛,打不过别人就要讹钱,真亏得你是个男人!”

原来,刚刚田敏茹与那个男子一齐来到网吧,一齐站到这台电脑跟前。但网吧只剩下这一台空闲电脑,为了争这台电脑,两人发生了口角。不但电脑在两人争执中摔坏,这个男人也中了女汉子田敏茹的一记左勾拳,眼前淤青一片,年轻男子声称要报警。一边的网管自然不会同意警察来这里办案,在他的调和下,两人做出以下商定:一,田敏茹给被打男子五百块医药费;二,年轻男子负责修复好在打闹中摔坏的电脑……

然而田敏茹最近身上没什么钱,一时间又找不到其他的朋友。无奈之下,田敏茹只好放下面子给之前跟他吵过架的纪东来打电话求援。

“你,你可太有本事了……”看着还在以胜利者姿态掐腰昂头的田敏茹,纪东来哭笑不得。

“那是!”田敏茹点了点头,被纪东来“夸”的甚是骄傲。

“行了,走吧!”给了那名被打者五百块钱,纪东来拉了拉田敏茹准备离开。

走在连排电脑桌中间的夹道上,纪东来突然有一种被人用有着杀意的眼睛窥视的感觉。猛的侧过头一看:花擦!在田敏茹身边真的有人坐在那里看着自己,而且是刚刚认识的老熟人,徐佳元!

“敏茹,快跑!”纪东来朝田敏茹大叫。

“啊?什么?”田敏茹一时间愣了,等到她反应过来时,已经有个东西横在了自己下颚处,薄薄的,感觉凉丝丝的感觉,她机械的低头一看,顿时魂飞魄散——原来,在自己勃颈上,有一把锋利的匕首执在那里。

“徐佳元,你要干什么?快放开她!”纪东来急吼。

原来,正如徐建国预料的那样,徐佳元从养父那里离开后并没有离开市区逃向外地,而是随意找了家网吧悠然自得的看着公安干警们到处搜捕自己,等着他们把网越撒越大,市区内外不再有警察时,再轻轻松松的离开小城。

谁知偏巧不巧,自己无意间来到的一间网吧居然会有两人吵架起纠纷,吵架的人还偏巧是纪东来的朋友,然后她又偏巧找纪东来求助,然后就是徐佳元被发现,这一系列的巧合或许就是天意。

“放她?不可能!”徐佳元恶狠狠的说:“如果现在我把她放了,那我自己就是死路一条!”

“你以为这样挟持住她你就能逃吗?别开玩笑了,你再这样下去只会让自己的罪名更重!那才是死路一条!”纪东来言辞激烈。

徐佳元一愣,眼中闪过一丝犹豫。不过很快却是一阵狂笑:“死路一条怎么样?反正都是必死无疑,临死前拉个垫背的也免得去那边太孤单!运气不错,还碰到个漂亮小妞!哈哈!”徐佳元一边说着,一边还Yin笑着抚摸着田敏茹的脸蛋。

田敏茹被吓得哇哇大哭,就算她是个Xing格外向、做事痛快的“女汉子”,可她也终究是个女孩子,碰到这样的事情,怎能不怕?

“我倒有个办法,能让你有条活路!”纪东来扫了一眼因为越狱潜逃犯出现,东躲西藏乱成一锅粥的网吧,颇有自信说。

“什么办法?讲!”徐佳元蔑了一眼纪东来,恶狠狠说。

“你放开她,我跟你走!我们俩骑摩托逃出市区,那样你就能逃出警察的追捕!”其实,纪东来心里想的是,市区的人太多,一直在这里跟徐佳元对峙,难免会有人伤亡。

“不行,她是个女孩,好控制!你是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万一反抗怎么办?不行!”犹豫了一下,徐佳元说。

“那好,那你就在这里挟持这个好控制的小女孩吧!刚刚这里的老板可是报警了,你现在得想想,一会儿得在警察面前怎么控制这个小女孩!”纪东来一口一个小女孩,对徐佳元不无嘲讽。

“好!你过来,背着手,千万别想有什么小动作,不然我一刀杀了这小妞!”徐佳元恶狠狠说。时间紧迫,抓捕自己的警察就在路上,此时此刻他已经不能犹豫了。

“好!”纪东来听从徐佳元的吩咐,果然背过身,高举双手走到徐佳元身前。

徐佳元把匕首刀刃慢慢撤离田敏茹下颚,又迅速横在纪东来脖颈上。因为担心二人受伤,纪东来没做丝毫反抗。

“走!快点出去,骑车离开这里!”徐佳元推了纪东来一把。

纪东来一个趔趄,看到刚被他解救出来的田敏茹脸上尽是担忧,轻声安抚着:“别担心,我没不会有事的,你快回家吧!”

看着救命恩人为了自己被劫持,田敏茹怎能不担心?她流着泪注视着纪东来,直到二人骑摩托离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