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历史 > 医国高手

更新时间:2021-09-05 22:36:28

医国高手 连载中

医国高手

来源:落初 作者:滴水世界 分类:历史 主角:朱丁 人气:

《医国高手》是滴水世界写的一本历史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医国高手》精彩章节节选:小医医人,大医医国。一个中医大学的高材生方致中穿越到清初明末,成为南明最后一位皇帝——永历帝朱由榔,国破家灭,强敌环伺,百废待兴,为免被诛的历史命运,开始了反清复明的艰难之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朱由榔那段话的意思很明白:“这事保密,你陈邦彦压根就不该问。”

既掩盖了自己的先知先觉,又显得莫测高深,不得不说,朱由榔这一手玩得非常高明。

“还有疑问吗?”朱由榔问道。

“没有了。”陈邦彦答道。

其实,他心里还有个疑问,就是出手的时机如何掌握?朱聿粤怎么办?但他迟疑了一下,没有问出口。显然,最佳的出手时机是清兵摧毁绍武朝权力中枢之后,而大队清兵未进城之前。看皇上的意思,已经胸有成竹,自不必问。至于朱聿粤,这事问不问都一样,皇上绝对不能说出别的话来,天无二日,说不得,到时需要自己这个忠臣挺身而出了。至于把清军挡在城外之后,安抚广州城内百姓,引绍武朝文武为已所用,这也是一篇大文章,必须自己帮着谋划。

“焦爱卿,朕一直在担心一个问题,咱们的兵能战否?”朱由榔转过头问焦琏。

焦琏的官位是都督同知,在永历朝的武将之中只逊于杨国威,白氏兄弟官拜参将,与刘起蛟都是焦琏的得力手下。

“回皇上话,我朝兵将大都没有上过战场,有的根本没见过血。所以,对上鞑子的话,情况不容乐观。”焦琏一脸忧虑地回道。

听了焦琏的话,朱由榔不由地心往下沉:“没上过战场,没见过血,这样的军队不用说跟豆腐渣一样,一碰就散。自己要征服天下,必须得有一支善打硬仗的军队,这是重中这重的事。不过,要亲自训练军队,必须得等此战过后。那现在怎么办?”

朱由榔从椅子上站起来,边踱步边焦急地想着主意:“有没有办法让这些兵先见见血?没见过血的军人,往往在第一次杀人时,会有心理障碍,而一旦亲手杀过人,就会突破这种障碍,再下手时,手就不会抖,脚就不会软,虽然跟身经百战的清兵没法比,但勉强也能用了。”

“陈爱卿,不知道监狱有没有死刑犯?”朱由榔慢慢有了一个损主意。

“回皇上,别的死刑犯臣不知道,但有五百多靖江王叛逆现在军营看管,是臣与焦将军亲自从广西押解而来的。”陈邦彦躬身答道。

靖江王是朱亨嘉,于封地桂林自立为帝,由于其采用洪武纪年,否认了除太祖之外所有的皇帝,因而被隆武帝视为叛逆,于去年被瞿式耜、杨国威、焦琏所灭。

“哦。”朱由榔慢慢坐回椅子,轻轻说了句:“该让军士们见见血了。”

说完,端起茶轻啜了一口。

一听这话,陈邦彦心道:“皇上这心可真够狠的!看来,他是不达目的不肯罢休啊。”

想归想,但还是心领神会地回了一句:“是,皇上,臣也觉得该让士兵们见见血了。”

“嗯,明天一早出发。调600人吧,由焦爱卿和白贵分别带领,化整为零,想办法分批进入广州城。陈爱卿与白兴随朕一同出发,陈爱卿抓总,白兴负责朕的安全。分头准备去吧。”

“臣遵旨!”

四人躬身施礼,退出殿去。

“皇上,奴婢也随你一起去吧?”见众人都走了,王坤连忙躬身问道。

“滚你的蛋吧!你那破公鸭嗓子一说话,还不立刻露馅?朕不是自投罗网吗?还用敌兵来抓?”朱由榔骂了一句。

“可是,奴婢不去,谁来伺候皇上起居?”王坤被骂,却不以为意,依然在表达着自己的忠心。

“朕知道你的忠心。不过,这次你不能跟着去,你帮朕管好宫里的事,特别注意不能让太后和皇后知道朕的真实去向,就说朕去访求贤士了。”朱由榔吩咐道。

他不打算告诉太后和皇后,免得那两个跟自己最近的女人牵挂。

虽然自己刚来到这个世上,跟这两人还没有什么亲情,但原主的记忆里,太后慈祥,对他非常疼爱,皇后贤惠,又对他非常依恋。

“奴婢遵旨!”王坤答应一声。

“林洪!”朱由榔又对着身后喊了一声。

“卑职在!”

随着一声应答,朱由榔身后倏忽转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全身被黑衣包裹在内,只留脸部在外,身材高大,但行动迅捷,悄无声息,跟影子一般。

这个人就是“影子护卫”首领林洪。

有明一代,拱卫皇帝安全的是锦衣卫,不过,锦衣卫是负责明面上的护卫,暗里还有内班侍卫。

内班侍卫一般都是武功高强者,世称“影子护卫”。之所以称他们为“影子”护卫,是因为明面上根本看不到他们,而他们却在暗处时时刻刻保护着皇帝安全。

他们不归锦衣卫调度,直接归皇帝指挥。

“林洪,明日你挑选几个得力的手下,暗中保护朕。记住,不到万不得已,不得露出行藏。”朱由榔吩咐道。

“遵旨!”

“退下吧。”

……

下晌,吕大器请旨求见,见到朱由榔后,面色焦急:“皇上,不好了,囚禁在焦琏军中的五百多叛逆军兵哗变!”吕大器身为兵部侍郎,军队的事自然由他陈奏。

“哦?现在怎么样了?”朱由榔故作惊讶状,连忙问道。

“已经被焦将军、两位白将军带兵平息下去了。”

“噢,那就好。”

“可是,皇上,三位将军杀戮太重,有碍干和,五百多人全杀了不说,大部分都身首异处,有的尸体被刀砍枪扎,都烂成一团碎肉了!臣要参他们一本。”吕大器虽身为兵部主官,但毕竟是文人出身,嘴里叙说着血腥场面,心里仍是大为气愤。

“奶奶个腚锤子的,文人就是文人,心肠太软。我不知道杀戮太重有碍干和?不过,为了让军士们见见血,哪能再讲妇人之仁?”朱由榔心道。

“唉,吕爱卿,叛逆哗变在先,三位将军杀戮在后,虽然有些过,但事出有因,而且哗变旋起旋平,没有给肇庆城造成混乱,功大于过,就不要追究了。”朱由榔是始作俑者,自然要为具体执行者说好话。

皇上给杀降事件定了调子,吕大器就不说话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