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女生 > 蛇蝎妃女:慕容三小姐

更新时间:2021-08-27 20:46:44

蛇蝎妃女:慕容三小姐 已完结

蛇蝎妃女:慕容三小姐

来源:奇热小说 作者:笑笑红豆 分类:女生 主角:兰儿小姐 人气:

火爆新书《蛇蝎妃女:慕容三小姐》是笑笑红豆所创作的一本女生风格的小说,主角兰儿小姐,书中主要讲述了:所有的计划,所有的生灵都随之掩埋于海底。一道白光从海中伸出,然后又迅速的收缩了回去,隐没于海底。我也会难过,如今这一切我们都无法决定彼此了。我怀念的是当年我们一起去看枫山之上的美景,可如今我只是蛇蝎。...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一个佝偻的一脸扭曲的老头站出来指到:“少爷,就是他。”

于是那被称为少爷的人别率先走了出去,拨开人群,却无意将一老妇推倒在地,对面坐着的那个男子却也不动,照常笑脸迎人,发放着手中的粥米。而一手却是死死的拽着旁边一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那人嘴里叼着一支树枝,一脚踩在摆放粥米的桌子上,不屑道:“这些粥米都是你的?”

“是。”那人恭敬的答道。

“你哪家的公子,报上名来,改天我去拜访拜访。”依旧抖动着嘴上的树枝。

“在下不过一个江湖浪子,不曾是什么公子。”突地那人剑眉一挑,怒道:“一个浪子,你做什么善事,挡住老子的生意了,懂吗?来人哪,给我砸了这摊。”那人也不恼,任由他的手指着自己的额头,倒是旁边那位少年却是被逼出了火,满脸通红,本想跳出去,狠狠的揍眼前这人一顿只可惜被身旁之位拉着动弹不得,可恶的是连半句话也不能开口。待那帮人砸了摊,泄了火,离开之后,那人才放开他的手,俯身去收拾。在旁边茶寮里头带斗篷饮茶的两人匆匆离去,那人也抬起头看了一眼。

“文哥,为什么,刚才不揍那人一顿,他肯定不是我们的对手,最多不过就练过一些三脚猫的功夫。”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知道吗。”此人便是龙安市最近几年崛起的大善人,住在龙安市东城,每逢闹饥荒或是逢年过节的便在龙安城摆上些摊子,发放一些吃的穿的给穷苦老百姓,也被人们称为活菩萨,只不过他一直辩解着说是他的东家让他这么做的,他只不过是一个中间人。

不过人们也终究是没有看到过什么东家的,他家里除了身旁这个少年,家里就还剩下一个与他差不多的女子和一个瞎眼老太婆罢了,于是人们更是尊敬他了。

黄家庄内,黄小谦非常的高兴,在大桌上忙东忙西的准备着,就等着等下将父亲请出来美食一顿,给他补补这么些日子落下的。

在即将放烟火之前,他踩着碎花裙子往庄主的院子走去,还一路的哼着小曲。

谁料。

刚打开房门,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眼前的场景和心里的记忆似走马灯般闪现着。

他不敢相信。

不能相信。

不禁胸口一热,似潮涌般往上冲上来,终于越过长河深涧,拨开严密的石缝往外泄了出去。一支未断一支又起,似源远不断的江河。他终于听到了些声音,来至天堂与地狱的之间的呻吟。

“这怎么回事?”

“这谁干的好事,真没人性。”

“我要替庄主报仇。”说着便往外跑了去。

……

……

黄小谦看着,他们不停张合着的嘴,他似乎只能听到一个人的心跳声,似来至遥远的远方,又似近在咫尺……

终于他眼前渐渐模糊不清,眼前的人影也似电闪般忽近忽远忽明忽暗。

最后一片漆黑。

“快快,叫大夫,扶堂主休息。”

“快……”现场乱成一片。

烟火奔放,天灯漂浮的时刻神兽山庄的人们也过起了他们独特的中秋之夜。他们都集合到了以往的地点欢乐殿。

一进来,各自都将各自一年来珍藏的美食抬了出来。

所有人在同一大唐内一同狂呼着,跳跃着,各种奇形怪异的动作都弄出来的,有白猴喝醉了酒后跳的猴子舞,抱着个酒杯沾哪贴哪,还有玄狐精心准备的《绿腰》大势的卖弄着她的妩媚,还有冰虎舞的狮子……

……

应有尽有,无不开怀畅饮。连上官毅和他那疾病缠身的表妹也都乐在其中。

夜深人静之时,人散殿清,人醉而江湖仍旧清醒。

慕容倾将兰儿安顿好了之后,便独自一人凭窗望月。

它,清明得似一弯湖水,没有一丝的污浊。而人生在世,又有谁能如你这般看得清呢。

唰。乌云掩盖住了天空的明月,地上陷入一阵的黑暗之中。随后又刮起了狂风,呼啸着。

轰。一道惊雷在半空中炸开,狂风猛刮,雷电交加。就在惨白色的电光映照下,一个黑影又窜入竹林然后隐没不见了。

立于窗口下的她惊叹于世间的变化,刚刚还皓月当空此刻已经是乌云密布了。

慕容府门外此刻正跪着一个身体单薄的女子,风吹乱了头发,屋内一男一女坐着,半天没有说话。

“老爷,您就让玉儿进屋吧,要是淋雨了染上风寒了怎么办,到时你又怎么跟倾儿交代啊。”突地他拍着桌子怒道:“怎么,我还要跟她交代,我是她老子,不是她儿子。”

“老爷,感染了风寒不好。”

“怕什么,这还没下雨!”他又大声怒道。今天慕容峰恋是中秋早早的便辞了族长回到家,本想好好过了中秋,谁料和往年一样二女儿出去赌博一夜不归,派人出去找了也毫无音讯,三女儿又再次上演离家出走,去向更是一无所知。而慕容红玲带了丫头出去,唯独慕容倾留了个玉儿,慕容峰不拿她来出去又该如何,于是中秋之夜,别人家都是合家团圆笑声不断,这家却是翻桌倒盘,怒骂声四起,最后便令玉儿出门罚跪,直到慕容倾回来为止。而侄女王品妃劝架不住也只能带着侍女离去。

枫山之上,立于屋顶之上的左枫宇也正在异乡怀恋着记忆中的家乡,那个曾经让自己欢快的地方。

可他自十岁起便被送至这个地方习武,从那时候起他便再也没有回过家了。而他也只能每过中秋便独自坐在这个屋顶往家的方向看,有时候他会想:为什么自己的父母那般无情,可以将他丢到一个地方不管不顾八年呢。可是待他回想起来父亲的交代大丈夫当以国家为要事不要太执着于私人感情,而此次的历练也是为着若有一天自己登上族长之位而做出的牺牲也便理解了。不过想想当时左扬卿竟会在左枫宇那般年纪便跟他讲这些大道理,也足以证明了左枫宇在左家的任务有多大了。

大风仍旧不停地刮着,将掉落在而且铺满在地上了的枫叶一股劲的吹刮着,似群魔乱舞……也将还零星挂在树上的枫叶似突逢知己般在空中偏偏起舞。

电闪雷鸣。

在忽隐忽现的天空下,左枫宇的头发在空中肆意的飞摆着。突地人影一闪一个身穿黑色长袍,又矮又胖而且断了一只手臂的老头便已坐在他的身旁。一手拿了个酒葫芦问道:“怎么,又想家了?”

“师傅,您怎么来了。”

“来看你呢。”那老头笑道,一笑便又带动着嘴边的皱纹,显得格外的怪异。

“是啊,也不知道家里境况如何了。”

“师傅,你家在哪,家人呢?”

“师傅没有家人,我的家人都死在了我大师兄的手下。”

“怎么会这样,怎么从未听您说过,你和你大师兄是有什么深仇大恨吗?他为什么要杀你的家人呢。”

“我跟他无冤无仇,甚至在那之前我跟他无话不谈,经常玩弄着我的师弟。可是自从那天过后……他便似中了邪般变得野心勃勃,最后我的师傅师伯我的家人以及所有的师兄师弟都惨遭了他的毒手,当时由于我在外办事才苟且到现在。”

“那天发生了什么,他又为何要杀你的师傅他们呢?”

“我也不知道,要是有人知道的话,或许影剑派就不会被屠得那般的干净了。也自从那以后影剑派便如人间蒸发了般,最可惜的是影剑派的经典武学就此失传了。”

“你师傅你就没有学到一点吗。”

“那时我才刚入门,而且整天跟着我师兄混日子,哪有什么时间练功,况且影剑派的武学是按等级来修炼的,只有达到什么等级之后才能修炼相应的武学,我当时就只学了些皮毛,而影剑派的武学也就这样消失了,影剑派的至高绝学幻灵术也就这样覆灭了。”他不禁低下头叹了口气,也像似在低头忏悔着。

“幻灵术?人们不都说它是妖术吗?怎么又变成影剑派的至高绝学了。”左枫宇偏过头不解的问道,听到这话他立即抬起头来一脸愤慨的大叫道:

“说幻灵术为妖术的人都是些狼子野心的人,得不到就在外面肆意的污蔑。”

“那……你之后有找他报仇吗?”左枫宇试探着问道

“有,我无时无刻都在找,不过说也奇怪,自那过后,他便似从人间消失了般再也没有一点音信,这么多年我苦苦追寻都没有找到他,或许是死了吧。”

“不知道啊!”大叹了一口气道,随即一口焖了口酒。

“对不起啊。”

“傻孩子,有什么对不起的,师傅也藏了那么多年,再不说可能就得带进棺材了,倒不如跟你说了耶好让你防着些人,吸取点教训。”

“对了,师傅,怎么枫山只有二师兄没有大师兄呢?”

“不是没有,只是他不肯来枫山习武,你们也就没有见识过他。”

“为什么?”

“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家里面不允许吧。”

“那他叫什么名字。”左枫宇趁胜追击,谁知那老头一偏头想了半天缓缓道:“这我还真不清楚。”

“没问过呀。”随即又喝了几口酒便半昏半睡的了。于是左枫宇便摇了摇头,将他抱了下去,抱到他的房间里面自己则接着在屋顶上欣赏着这怪异的天气。而这场雨的前奏也拉得太长了些,电闪雷鸣的响了好长时间,直到半夜了才零星飘些雨点,慢慢的变成雨帘最后才如幔布般将整个天地笼罩着。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