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武侠 > 武炼天地行

更新时间:2021-06-05 16:56:17

武炼天地行 已完结

武炼天地行

来源:落初 作者:降落凡尘 分类:武侠 主角:白耀雷破山 人气: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的是网络作家降落凡尘的原创小说《武炼天地行》,主角白耀雷破山,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书中主要讲述“白宫主,您能告诉我,您是怎样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突然崛起,成为江湖中最顶尖的势力之一的?”“额!这要归功于我的挚爱对我的不离不弃与鼓励,还要感谢我那六个心智略微有那么一点缺失的兄弟们对我的守望相助。嗯!对了!他们只是单纯而已,不是傻哦!”超凡入圣,破圣引神,出神入化,炼化还虚。这是我们的江湖,我们的时代,我们的战斗,这是我们的天地。且看一名原本低贱的下人在翻然醒悟之后,是如何带着自己的挚爱与六名狐朋狗党将整个江湖搅的天翻地覆,在江湖中留下重重的一笔。(备注:九阳五绝、九阴真经、暗黑冰火、飞星九转、万毒心经、九霄真经、易筋经、翻天三十六路奇、破体无形剑气。。。。。。港漫迷们,你们懂的,科科!)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在黑衣青年向他飘来时,白耀已经有所防备了。只是就在他要抬手防御时,前者已经从他身边飘过,同时在他的左肩膀上留下两道抓痕。

白耀心中惊讶:“是用爪的高手。”思绪刚回,背后又是一凉,白耀知道自己又中招了,看来今天这一番苦战是免不了了。

黑衣青年的身法着实了得,时上时下,忽左忽右,仿佛鬼魅一般带着一长串的黑影,在白耀四周不停的徘徊,每每经过白耀身边,都会在他身上留下一道抓痕。幸好白耀的金刚体法已有小成,伤口也并不深。

黑衣青年心中也是惊诧,他对自己的抓法很是自信,可指尖上传来的感觉,就好像抓在岩石巨树上,能伤人但不致命。

想来对方应该是修习过什么练体之术。不过那也不要紧,反正对方也破不了自己的身法,干脆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将他蚕食。

白耀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之前的几下攻击几乎全部打空,反而还给自己新添了几道伤痕。此时的白耀,衣服早已不成样子,到处都是撕裂的口子,整个人的形象比之街头乞丐都不如。

四周回荡着黑衣青年的冷笑声,只是那幽灵般的身法让人很难分辨出他的位置,黑衣青年笑道:“小子,这是我玄冥宗的幽冥鬼法,不是你这种人可以破的,如果你现在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本公子倒是可以发发善心留你一个全尸。”

白耀却理都不理他,心中沉思着:“玄冥宗么,呵呵。”

看着白耀甩都不甩自己,黑衣青年的声音,已经带上几分怒意,“好,你找死,那就别怪我了。”

白耀闭上双眼,心如明镜,全身放松,身心全部集中在超凡之境上,将听声辨位发挥到极致,整个人仿佛老僧入定,浑身上下不再出现一丝破绽。

站在一旁观看的雷琪眼中一亮,嘴角微微翘起,这个状态下的白耀,看来已经有必胜的把握了。

此刻黑衣青年已经开始有点慌了,围着白耀不停的上下翻飞,显得有些焦急,因为他突然找不到白耀身上的任何破绽,一下子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

突然一阵小孩的啼哭声传来,黑衣青年似乎生气了一般,向孩子冲去,嘴上低喝道:“找死。”

小孩的母亲则是死死抱着自己的孩子,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已经不知道要去躲了。不过在这样的高手面前,普通人纵使想躲估计也躲不了。

“砰!”

这雷鸣般的响声,使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下意识的捂住耳朵。白耀单脚跺地,如炮弹一般,向黑衣青年追去,顷刻间以来到后者身后。

黑衣青年冷冷一笑,森然道:“小子,你中计了。”回身一抓,拇指中指食指狠狠地扣向白耀的心脏,凌厉的抓风已经隔空撕开了白耀胸口上的衣物,黑衣青年是要将白耀活生生的挖心而出。

见到这一幕,雷琪的两只袖袍中掉出几片十字镖,落在手心,就在她忍不住要出手之际。只见白耀,闪电般左手直接抓住黑衣青年的手腕,有惊无险的破了对方这致命一击,笑道:“中计的好像是你哦。”

话音刚落,白耀右拳成奔雷之势,一拳打在黑衣青年的脸上。黑衣青年只觉得自己的脸就好像被破城锤轰过一般,眼冒金星,天旋地转,根本就找不到北。

之后白耀的拳头如雨点般把他整个上半身都耕耘了一遍。

弹指间,黑衣青年已经从之前的玉树临风,变成了现在的猪头三,如果不是白耀还握着他的手腕,估计已经呈一滩烂泥倒地不起了。

白耀见他这般摸样,想想还是算了,反正自己气也出了,就放过他吧。左手一松,转身一记回旋踢,将黑衣青年踢飞进一间小商铺内,又是轰然一声,估计黑衣青年医好了也要躺上一段时间。

白耀心中想着,“我白耀言出必行,说放过他就一定放过他,额。。。。。。他应该没死哦。”

四周陡然响起了一阵喝彩叫好声,吓了白耀一跳,那名带孩子的母亲来到白耀面前更是千恩万谢,白耀尴尬的笑了笑,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是一声闷响,传入白耀的耳朵,白耀扭头一看,发现声音是从那间小商铺里传来的,赶忙来到商铺里,发现里面除了散乱了一地的货物,以及几个倒塌的货架,哪还有黑衣青年的身影。

白耀很是不解,他之前所站的地方与商铺之间只有几米的距离,而从他回过神来到铺子里,只花了几秒钟的时间。如果有人救走黑衣青年,自己绝对不可能发现不了。问了掌柜的,对方也表示,之间绝对没有人进来过,那么就奇怪了,居然有人能在悄无声息之下,在这么多人的眼皮底下将人就走,就连自己都没有察觉。

除非这个人是个绝顶高手,身法之快,已经超出了他的听声辨位。功力之高恐怕不下于雷破山了。

甩了甩脑袋,跟掌柜的道了声歉,赔偿了一点损失,只是掌柜的死活不肯收,都记得雷破山的大恩呢。至于我们的少庄主,早跑回山庄找雷破山告黑状去了,白耀也只能摇头叹息,师尊怎么生了这么一个窝囊废。

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两个人也没什么心思再逛下去了。回到山庄,只见齐浩冲着二人跑来,来到白耀面前抓住他的肩膀不停的摇来晃去,嘴上哇哇的说道:“白耀师弟,不得了啦,雷天去师尊那告你的黑状啦,所有人都来了。你快跟我去正厅,好好解释解释,师尊最喜欢你了,可能会从轻发落呢。”

白耀不耐烦的一脚把齐浩踢飞,说道:“行了,我知道了,你先过去吧,我随后就到。”

齐浩屁颠屁颠的跑回来,郁闷的说道:“不行不行,师尊让我来找你们的,你们必须要跟我过去,不然我不好交差啊。”

白耀无奈道:“我总要换件衣服吧。”白耀身上的衣物早在之前被黑衣青年撕成布条了,齐浩也没办法只好催促他快一点了。待换好衣服,三人朝着正厅走去,雷琪小声问道:“白耀哥哥,看你胸有成竹的样子,你有应对的办法了吗,一会可是三堂会审哦。”

白耀摸了摸雷琪的小脑袋,点了点头,故作神秘的说道:“一会你就知道了。”

两人的举动,看的齐浩直翻白眼,心中恶俗的想着:“他***,真把我当空气啊,当众秀恩爱,回头就去买三斤狗粮带回去好好吃吃。”

来到正厅,今天的阵仗于他当日收徒仪式相比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几乎是全部到齐了。

自己的七位师兄,两位师叔,师叔的四位弟子。雷天,雷飘飘与那高座之上的雷破山,看这阵仗,似乎白耀今天要是没个说法恐怕是很难走出这个这里了。

白耀低头对雷琪轻声细语道:“一会你别说话,让我来。”

雷琪乖巧的点点头,一一行礼之后,率先坐不住的就是雷飘飘,只见她手掌一拍座椅扶手,指着白耀大声呵斥道:“白耀,你还有没有把我狂剑山庄放在眼里,大庭广众之下殴打少庄主,简直就是反了天了。尊卑不分,我狂剑山庄的脸都给你丢尽了,来人,给我压下去杖责五十,逐出山门,以儆效尤。”

这一段话听的所有人都眉头直皱,其中就有雷破山。白耀更是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回道:“雷飘飘,你吃错药啦,师尊还健在呢。”

现场好几人当众用力的捂住自己的嘴,强忍着自己不要笑出声。她雷飘飘以为自己是在给白耀一个下马威,实则不然,反而有点喧宾夺主了。

因为至今为止,庄主仍然还是雷破山,你雷飘飘在正主儿还没发话之前就洋洋洒洒的一大堆,尤其是最后那一句,逐出山门,以儆效尤。完全一副庄主的口气,真正的庄主还在上面坐着呢,就已经打算篡位啦,起码也要等到人家咽气你才能上位吧,可能还轮不到你。

裘天洛也是摇了摇头,自己这个小师妹有时候说话还真是不经过大脑。

而听完白耀的话,雷飘飘也瞬间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忙对雷破山说道:“爹爹,此人不能留,否则绝对是山庄的一大祸害。”

雷破山轻咳了一声,想打消一下尴尬的局面,对着雷飘飘厉声道:“飘飘,女孩子家家的这般姿态,成何体统,这次就算了,还不快坐下。”

言下之意是给雷飘飘找了一个台阶下,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闺女嘛。雷飘飘也是气的差点没把一口银牙咬碎,回头看了看裘天洛,见后者摇了摇头,只能不甘心的坐会原位。

雷破山看着白耀,再次开口道:“耀儿,事情的原委我已经听天儿说过了,当然那也只是他的一面之词,你现在再把整件事的来龙去脉重新讲一遍。”

白耀恭敬的抱拳称是,之后便把整件事的进过描述了一遍,从头至尾丝毫没有加油添醋。而雷天是越听越心惊,几次想要插话,都被雷破山抬手阻止了,最后实在是束手无策,只能听白耀说完。

其实整件事的过程,雷破山早已下山打听过了,以雷破山的功力与轻功,下山一个来回,连一炷香的时间都不用,也绝对没有人会发现。

至于群众的叙述跟白耀所说的倒也相差无几,顶多也就是把白耀跟神秘黑衣青年的交手,稍微神话了一下。比如白耀的那几拳被说成是漫天拳影,那一脚回旋踢也被说成飞出一条巨龙,神秘青年撞进商铺更是不堪,居然被说成飞出十几条街,让人哭笑不得,真的只是稍微的神话了一下。

白耀说完,最后抱拳说道:“请师尊明察,还弟子一个公道。”

雷破山眼神冰冷的扫过雷天,问道:“那黑衣青年是玄冥宗的人?”

雷天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老爹的眼神变化,赶忙起身,自豪的说道:“是的,爹爹,他是玄冥宗玄冥二老的亲传弟子,名叫叶秋。孩儿可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结交上的。经过孩儿的努力说服,叶少答应在他师尊面前美言几句,今后对我狂剑山庄多加照顾。同时叶少也看上了小妹雷琪,孩儿寻思着像这样的通家之好,实属难得,对山庄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今后我狂剑山庄借助玄冥宗定能发扬光大。”

说的兴起,雷天拿了一杯清茶润了润喉,继续说着,丝毫没有感觉到,不单是雷破山的眼神冰冷,厅内所有人的眼神都已经开始变化了。

“本来孩儿想领叶少引荐给爹爹的,谁知白耀这般不知好歹,欺人太甚,打了我也就算了,居然连叶少都打,像这种毫无礼数的暴徒,请爹爹重重的责罚他。”

“砰!”

雷破山强大的真气直接把椅子拍的稀碎,站起身,看向雷天的眼神不再是冰冷,取而代之的是愤怒,整张脸憋得紫红,连青筋都被染成血色,表情异常狰狞,咬牙切齿道:“逆子,给~我~跪~下!”此时的雷破山已经怒到极处,如果雷天不是他的儿子,恐怕他已经一掌拍死对方。

雷天被自己父亲的举动与表情狠狠的吓了一跳,同时他终于发现了周围的变化。包括裘天洛在内,所有人都如雷破山一般咬牙切齿的瞪着自己,就连雷飘飘也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他。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