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魔王宠妻:学兄,请指教

更新时间:2021-06-06 16:12:07

魔王宠妻:学兄,请指教 已完结

魔王宠妻:学兄,请指教

来源:落初 作者:醉千句 分类:仙侠 主角:紫灵冷笑 人气:

主角是紫灵冷笑的小说《魔王宠妻:学兄,请指教》此文是醉千句原创的仙侠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她是妖族的小公主,他是与始神盘古氏同岁的魔王,他们的故事,从灵山学宫学艺开始,她是逃课打架不学无术的学渣,他却是四海八荒的美男子学霸。第一次见面她就看光了他的全身,包括身下。作为回报,他吻了她的唇,占了她的身。“混蛋!那个......那个......这不是只有相爱的人才可以做的吗?”“谁说的,讨厌一个人,当然也可以对她做让她讨厌的事。”好,既然这样,那她就讨厌回来,却不想惹下了大麻烦。最后,她喜欢上了他,他却以娶她为名,害她自毁内丹,灭了她的家。原来他们之间,没有相爱,只有相杀。再后来,魔族的炎煌耗费了几万年只为寻找那么一个古灵精怪的她。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子离垂头望着自己的脚尖,心里一面暗爽,一面却又寻思夜摩这么做的理由。

她之所以这么明显地嫁祸给炎煌,一方面是担心他知道自己的秘密所以先声夺人,另一方面当然也有报复的意思。谁叫这个小气的男人上次害她饿了一整天呢。可夜摩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仅仅出于坏学生对好学生的不屑跟嫉妒!这似乎有点说不过去呀。

子离心里正奔腾着,就听到炎煌气定神闲地说:“弟子是有话对师尊说。”

还真有话说?!

子离脊背莫明蹿起一股寒意。

炎煌轻飘飘一句话,成功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在众人的期待中,面部向来只有一种表情的炎煌,唇边难得带出一丝笑意。他说:“我们在坐的各位虽然不知道是谁干的,但是师尊您别忘了,您的坐骑可是一直都栖息在您的院子里的,或许它能知道是谁干的。”

炎煌的话声一落,子离全身都嗖嗖往外冒冷气了。

她居然忘了司命星君院子里那只扁毛畜牲!

让他这么一提,司命星君也顿悟过来。他那坐骑虽然是只还没修炼到家的毕方鸟,可是以他的修为,想要知道那只笨鸟脑袋里装了什么,还不是难事。

看炎煌说得如此笃定,然后司命星君那个老头子又频频点头,子离心里不禁陷入了天人交战。

她心想:看这架势,估计自己干下的好事十有八九是要穿帮了。与其让司命星君最终查出来,还不如自己现在坦白好了。司命星君刚才不还说么,念在初犯,可以从轻从宽处罚。

想到这里,她不禁又偷瞄了夜摩一眼,见他仍是一副不动如山的表情。子离一咬牙,挺胸站了出来,小声说:“是我干的。”

“什么?又是你!”

司命星君气得脸上五颜六色的,一口老血差点喷了出来。他喘着粗气直着脖子问:“本上神跟你什么怨什么仇呐,你要这么害我!”

子离知道自己这次在劫难逃,扑通一声跪下,连声认错:“师尊跟弟子无怨无仇,是弟子顽劣,不想参加幻术比试才取此下策。”

说完还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可怜兮兮地看着司命星君,补充说:“弟子已经知错了,以后决不再犯。还请师尊念在弟子初犯,从轻从宽处罚。”

她在说这些话时,将从轻从宽几个字咬得特别重,唯恐司命星君气头上将自己开始承诺的事给忘了。

司命星君气得不轻是真的,只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故意选择Xing失忆,他老脸一拉中气十足地喝道:“来人,给我将这个劣徒逐出灵山学宫!”

虽然子离一直都不喜欢读书,这次前来灵山求学,还是老妖拿嫁人这档子事逼着她来的。但是她不喜欢读书是一回事,被人赶出去,自然又是另一回事了。因此听了司命星君的话,心里还是失落得很。

“慢着!”

就在她恹恹地站起来准备走人时,瑶姬站了出来。

她护在子离身前,望着司命星君诚恳地说:“师尊刚才曾许诺,若是能自己站出来承认错误,念在其初犯可以从宽从轻发落。师尊,子离这次犯下大错皆因禀Xing贪玩,但是她的本Xing不坏,又是初犯,还请师尊网开一面,给她一个悔过自新的机会,不要将她逐出灵山。”

夜摩也站了出来,说:“请师尊兑现诺言,网开一面。”

司命星君狠狠地睕了子离一眼,咬着牙说:“既然大家都替你求情,本上神就网开一面。只是你这么顽劣,目无尊长以下犯上的行为却不能助长,所以必须要重罚。”

子离赶紧陪笑,“应该的!应该的!”

显然,司命星君对她认错的态度还是满意的。沉吟了一会,重重地咳嗽一声:“本上神就罚你将穿山怪凿穿的山洞重新给我填上。”

将山洞重新填上!

在这不准使用法术的灵山学宫,司命星君居然让她将穿山怪凿穿的山洞重新填上!!

望着司命星君远去的背影,子离瞬间欲哭无泪了。

“别担心,我会帮你的。”

瑶姬笑吟吟地拉着她的手。

子离有气无力地说:“还是你对我最好。”

炎煌经过她身前时突然侧过身来:“告诉你件事。你干坏事那天,毕方鸟睡着了,它可什么都没看到。”

原本还防备着他的子离瞬间僵化,好半天她才找回自己的舌头“你,你明知道,还……还……”

“我是故意的。”炎煌难得一笑,“吓唬一下某个自作聪明的笨蛋而已。”

“你个混蛋!你等着,我总会让你好看的……”

子离气得挥舞着拳头冲炎煌的背影跳脚。

瑶姬望着气急败坏的子离有点担心,“不是让你别招惹他么,你怎么又跟他杠上了。”

子离不屑冷笑,“不就是只比咱们早临世几十万年的蛋么,有啥了不起的。”

子离气哼哼地勾着头往前冲,突然想起今天是瑶姬生辰,她连忙从怀里掏出一个布包递给她,“生辰快乐!”

“没想到你还记着这个。”瑶姬开心地接过,才一打开,她便怔住了。

过了好一会,她才抬头,眼睛湿湿地望向子离,“你就是为了这枚海怪的内丹才设计司命星君的?”

子离笑着搔头,“也不尽然。我原本就不想参加幻术比试呀,只不过这样就更有理由逃课罢了。”

瑶姬冲她眨眨眼睛,笑眯眯地说,“如果想早点吃上饭,我们还是快点去将穿山怪挖的山洞填好吧。”

子离大笑,“正有此意。”

因为有好友作伴,司命星君的责罚看起来似乎也没什么了。

子离跟瑶姬相商了一下,决定这挖土填洞的工程还是从灵山泉那个出口开始要好一点。

两人说说笑走到灵山泉时,夜摩居然已经在那开始填坑了。

子离看到他既意外又高兴,“我刚才心里还嘀咕着你这人不讲义气,没想到倒是冤枉你了。”

瑶姬来回打量两人,最终视线停留在夜摩身上,“设计司命星君,你也有份?”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