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仙侠 > 大道问玄

更新时间:2021-09-09 07:50:42

大道问玄 连载中

大道问玄

来源:落初 作者:韩止 分类:仙侠 主角:杨忠卢柯 人气:

主角叫杨忠卢柯的小说是《大道问玄》,它的作者是韩止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上古易者诛天,初始界仙道倾颓,凡人无法修行,王朝自始鼎盛,方界修行之士,经真凡道来到初始界,与亿万凡灵缔结因缘,以催出因缘树果,渐渐地形成了一种因果轮的体系。方守,一介书生,为弹劾奸相,作血书、染春闱,怎奈在逃亡途中遭逢海怪,无意间去到了方界,从此踏上了一条荡气回肠的修真之旅……书生意气今何在,弃文从道改问玄,玄问三千索大道,我命由我不由天!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

从被怪物口里吐出,到重见天日,不过眨眼的功夫,可这一瞬间,却恍如隔世。

“出.....出来了?那怪物呢?怎么瞬间就不见了?”

踩着踏实的陆地,再看到那瞬间便消失无踪的橘眼海怪,李大富一脸错愕,半响才说出话来:

“这里...到底是哪儿啊?我们刚才明明还在邛江上的,可不过一眨眼的功夫,怎么便来到了这里?”

“方守你认为呢?”从地上缓缓站起,宋之仙环顾四周完全陌生的环境,见八面环山,唯独正前方的一片密林,隐隐露出了一条通往了两座山之间峡谷的过道,似乎由此出入,能够走出这片荒芜野区。

而顺着宋之仙所指,李偲偲也看到了远处那片像是被人为开凿出一条过道的灌木丛堆,她浅颦微笑,像是好哥们一般,大咧咧地环上了方守的肩膀,用力地拍了两下:“守哥儿博览群书,从小走南闯北见识多广,自然是知道的!”

李偲偲无意间的举动,令方守心头一颤,不过他很快压下了这种莫名的躁动,深吸了口气,冷静地分析:

“不管那怪物是如何带我们来此的,但如今,我们应是在.....”

顺手捡起一根树杈,方守在地上边画边道:

“邛极山脉的阳面,翻过去,便是澹江与漓江的交汇,距离西山,也只有半个省的距离。”

“敢情那怪物还做了一件好事?难道....它也认得你这‘西山圣子’不成?”李大富胡咧咧道,“可即便如此,以我们目前的体力,在无武器防身的情况下,是很难靠人力穿越这片密林,徒步去到西山的!”

“山人自有妙计。”打了一个响指,方守指了指后面的那堆与他们一同被怪物吐出的“破烂”,道,“难道你忘了,官家船上,多半会储备兵器与口粮的么?”

“唉”李大富这时才注意到,正在其身后不远,货船的碎片正散落了一地,不过与此相对的,则是那艘几乎未受到重创、外形依旧完好的快船,不过直到现在,那船上都未传来丝毫的响动,想来是其上的兵士,早已在被怪物香下前弃船而去了。

“交给我了!”一想到此,李大富便抖擞了精神,一脸豪迈地扯着膀子,大步向快船行去。

见此,宋之仙也不动声色地快步跟上,在旁照应着,以防意外突发。但很快......

“这.....”

原本在预料之中的李大富的诳语,并未出现,反倒是宋之仙,边扶着见到船内场景,已然呆若木鸡了的李大富,一边轻声唤道:“方守,你来一下。”

“偲偲,你在这里等着!”已然察觉到了有何异常的方守,连忙站起,同时吩咐李偲偲不要轻举妄动。

“啊~!”

这之后,便是一声惊呼,方守给了坚持跟过来的李偲偲一个大大的白眼,接着无奈地摇头:

“早说了,叫你不要跟来!”

原来,在这快船上,并非是空无一人,而是这满船的追兵,皆已稀里糊涂地命丧黄泉!

但蹊跷的是,这些兵士的死状,竟都十分地诡异,俨然不是可以接受的“撞击”、“窒息”等正常死法,乃是近似于.....老死的?

翻开一具死尸,方守见其身上的盔甲,都还闪着银光,明显是崭新的,可其暴露于空气中的面部、胳膊等位置,竟都已干枯、腐烂,如同僵尸一般,仿佛已在地里埋了几十年,如今被重新挖出似得。

“不可能的吧?”李大富连连摇头,“这些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阴兵?不过朝廷追捕我等,又怎可能派出阴兵?不怕引起恐慌吗?”

“你鬼故事听多了吧?哪有什么阴兵?”从这尸体上取下一块沾染了些许泥迹的令牌,方守用袖子擦拭了一番,这才就着上面的字迹读道,“银甲中尉魏驰义是也。”

“是银卫的人?”宋之仙眉头轻皱,“若他们便是之前追击我们的那批,那何以他们都成了现在的这幅模样?中间到底经历了什么?”

对于“银甲卫”,方守并不陌生,缘是这银甲卫,民间多简之为“银卫”,编制为禁军,大玄上下,凡有银卫涉及的事务,背后皆离不开皇家的影子,例如自己“血染文渊”一案,便惊动了当今圣上,故特着银卫前来羁拿、看管乃至追捕,以显此事绝非小可。

......

漫长的沉默后,方守深呼了一口,强行镇定下来,道:

“换衣服吧。”

“换....你说换啥?”李大富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地盯望着他。

“方守说得没错,此刻正值蛇虫多发的季节,我们这身行头,进了林中,万一再遇到什么猛兽,必定撑不过片刻。”

随手取过一柄佩剑,“噌”的一声,宋之仙拔剑出鞘,剑身的光芒,顿时反射在自己的眼前,他淡淡地点头,心中暗道“好剑”,面上却依旧平静:“不管他们是因何而死,但他们现身的甲胄、兵刃,及船上的淡水、口粮,皆都是我们能够穿过这片茂林的绝大保证!”

“之仙说得没错!还有你现在光着这身肥膀,大虫见了能不馋吗?”说着,方守已将一套差不多合身的行军铠套在了自己的身上,同时跳上了快船,三下五除二地挑出了一套小号的行军铠,随手抛给了李偲偲,道,“你也穿上,万一遇见危险,我可没老刘的身手。”

“恩”出乎意料的,李偲偲竟比李大富还干脆,当即将方守丢来的轻铠换上,同时还捡起了一副头盔戴上,将自己防护得严严实实的。

“好吧”也从船上捡起一副大号的盔甲,李大富一脸不情愿地道,“只要有吃的就成,其他的胖爷忍了!”

“恐怕.....”一手掩着口鼻,方守维持着弯腰的姿势,久久停在船舱前,声音难以为继。

“方守?”宋之仙瞳孔一缩,像是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难道......”

长长的一声叹息,方守两指提溜着一截腐烂的黑色肉干,迎风一抖,瞬间化作了齑粉。

“口粮也腐化了?!”

“靠!这条船上到底发生了何事?为何单这甲胄兵器没有发生异变?”将几近崭新的盔甲往地上重重地一摔,李大富急得跳脚,“难不成是遇到了鬼吗?怎么连干食都坏成了这样?之仙你抽我一下,看我死的活的,诶哟,你他么下手轻点!”

被宋之仙一个巴掌,抽得眼里直冒金星,李大富头晕目眩,后脑一阵发懵,突然一个不稳,坐倒在了地上。

“这里,或许不是人间?”

“乌鸦嘴!”李偲偲伸出手掌,吓得李大富连忙缩脑,生怕再挨上一下。

稳定了心神,方守从船板上跳下,同时捡起了一柄佩剑,挂在了腰间,强挤出了一抹笑意,道:

“事到如今,便是龙潭虎Xue,也得去闯闯了!”

......

半月之后。

进入到密林之后,方守一行四人,脸上充斥着疲色,其中李偲偲,更是狼狈不堪,原本光滑水润、吹弹可破的肌肤,被荆棘叶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脸上涂满着泥巴,头上缠着裹布,若非身上的铠甲还隐约发散着耀目的银光,俨然就如同一个村妇,若非有方守等人轮流搀扶着,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咔嚓~”

徒手扳断了一根枝桠,方守望着缠着其上的布条,脸上一阵青、一阵白。

“该死!”

将这半截树枝狠狠地摔在地上,方守一拳捶在树干上,使得顶上的树叶一阵乱抖,沙沙作响。

“那怪物究竟是如何办到的?”

原来,方守四人,非但没有像原先预期的那般顺利逃脱,反而稀里糊涂地,迷失在这深山老林之中。

本来一切,都按照着方守的计划进行,可中间不知怎么,在有惊无险地避过了几轮兽吼后,他们竟渐渐地深入,进到了一片遮天蔽日的茂林之内,而与此同时,地上的落叶也开始堆积,甚至能淹没他们的脚踝。

也是因此,行走变得愈发地艰难,一开始,方守决定原路返回再做打算,可老天似乎并不给他们这个面子,缘是不论他们如何做记号,却始终走不出这一片林子。

随着食物供给不足,四人体力,开始快速地流失,而直到此刻,方守才终于明白,仅靠脚力,他们是决计走不出这一片广袤丛林的,如此,也就意味着......

当下,作为实际决策者的方守,顿感惭愧不已,毕竟,若非他瞎提意见,众人也不会轻率地进入林中。

“不要自责了。”李偲偲默默上前,将方守拥入怀中,轻轻拍打着他的后背,“大家都亲眼见证了此地诡异,绝非是你以人力所能够改变的。要怪,也只能怪我们倒霉吧。”

“没错!”从厚厚的树叶堆底,抠出了一颗土块,宋之仙就着鼻子一闻,有些迟疑地道,“我现在怀疑,我们不是在邛极山脉,而是被那怪物带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地方。”

李大富此刻口干舌燥,腹腔空空,早已饥渴难耐,听此,他不禁打了个寒颤:“之仙,你别吓我,我胆子小!再也受不得惊了!”

“之仙说得对。”方守离开了李偲偲的怀抱,同样从树叶堆下挖出了一抔红土,向李大富示意道:

“这在民间,被称作‘天土’!鉴别方法,主要便看颜色,若红中带褐,接近人血,便是‘天土’无疑。而凡是在这天土中长成的作物,一般收成极高,但也是奇货可居,前些年,只在南疆等偏远地区,出现过一例,但也被朝廷视作‘祥瑞’,被整片挖出,运回了天府,现放在皇宫里供着。中原耕地开垦较早,是决计不可能出现如此肥沃的土地的。”

“这么说....我们现在,是在南疆?”说到后面,连李大富自己都产生了怀疑,连连摇头道,“不,这断然不可能,那怪物再如何厉害,又怎么可能瞬间移动到这遥隔万里的南疆来的?难道它有法力不成?在我看呐,你俩就是被饿糊涂了!”

“先不要妄下结论。”宋之仙表情依旧,仍如开始般淡然,“不论如何,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

“之仙说得对。”方守点了点头,强行撑起了精神,一脸歉意地道,“刚才是我失态,向大家道歉,尤其是偲偲,你从小到大,还从未受过这样的委屈,跟着我,让你受苦了......”

“没事,只要......”

见笑容重新回到了方守那张清秀的面上,李偲偲眼底闪过一抹柔意,心中那被压抑了许久的情愫,也开始疯狂地滋长。

突然爆发的感情,使得李偲偲的心间,如小鹿乱撞般,脸上羞窘一片,她刚想要再说些什么,却突地被方守扑倒,给狠狠地压在了身下。

“你!”

一股浓郁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李偲偲羞怒之余,刚想将其推开,却突然被对方捂住了嘴唇,耳边多出了一声警告。

“不要说话!”

“唔~”陡然冷静下来,李偲偲转头一望,见宋之仙、李大富二人,皆如方守这般,躲进在了落叶堆里,连头也不敢冒一下,她心头一跳,忽感到有几许不妙。

“易~易~”

天空中,突然传来一道尖锐的嘶声,一听就不像是人所能发出,不过其音节,却近似于人语中的“易”字。

但很快,耳边便又响起了另外三道陌生的人声,其中一道较为苍迈的老声,正发出了猖獗的狂笑。

“桀桀桀~这转生草是老夫的了!”

“哼!”紧随第一声之后的,则是另一道雌雄难辨的沙哑嗓音——

“梦靥老人,你这话说得也未免太早了些!”

“唷!梦靥老东西,你可听到了没?”第三声,则极为地干脆,像由一名中年男Xing发出,“梦靥老儿,道盟的人说你做梦,你敢说个不吗?”

“守哥哥,唔~”隔着衣物,感受着方守坚实的胸肌,李偲偲呼吸一阵急促,脸色通红,不由在其耳边嗫嚅,“究竟发生了何事?”

“嘘!”不同于李偲偲,此刻的方守,全然没有接触异Xing时的局促,反而从落叶堆的缝隙里,看到了令他极为震撼的一幕。

只见,一只黑色的鵬鸟,像是从高空坠下,折断了巨树无数,正被横插在一棵巨大的断木之上,其嘴喙断了半截,发着痛苦的哀鸣,浑身毛发刚硬,犹如倒生的利刺,生生扎进了地表,使得其像是烤Ru猪一般,仿佛被串在了烤串上,其身形简直大到无法描述,总之方守若站在其面前,真就如一只蝼蚁般渺小。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