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恶魔少女阿黛拉

更新时间:2021-06-09 23:26:37

恶魔少女阿黛拉 连载中

恶魔少女阿黛拉

来源:落初 作者:迈阿鸣 分类:玄幻 主角:王朝阿黛拉 人气:

独家完整版小说《恶魔少女阿黛拉》是迈阿鸣最新写的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王朝阿黛拉,书中主要讲述了:普普通通的西海岛民少女阿黛拉,15岁那年被现世的魔神掳去,十年后归来的近乎魔化的她,遇到了一个奇迹。从那之后,一个身体,两个灵魂。她想要融入普通人的生活,但是一切不会那么顺利。不老不死的魔神诅咒,两个来自不同时空灵魂的交融,一场旷世危机的前夜…本书将铺开阿黛拉传奇的一生,重现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本书较为写实,无金手指,轻虐)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德拉贡纪207年十月十日

转眼间,一年半过去了。这短暂的时间里,阿黛拉习惯了和姐姐生活的日子,也逐渐学习了一些魔法和武艺。她云游四方,在姐姐的指示下,帮她处理恩怨和债务。

姐姐刚逃离魔域回到人间时,像极了传说中被狼收养的孩子,已经不习惯人情世故,闯了无数的祸。但如今,她们的名单上,只剩下了一行。

圣拉夫堡的向阳大道上,一个弓箭手独自一人走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四处张望,像是在告诉别人她是个初来乍到的外地人。

弓箭手披着白色的短斗篷,浑身裹得严严实实,但是微隆的曲线还是告诉人们她是女性。身高约一米七,似乎非常的苗条。身后除了短刀,弓、箭都被布袋包裹着,只能看出这弓不协调的大。从斗篷下露出的下半身也是白色的精致皮裙,带跟的皮靴很新,装饰华丽但是似乎不大合脚。辨别身份最关键的容貌被遮挡在兜帽之下,难以窥见一斑。

她正是阿黛拉·干红,只不过,她现在叫另外一个名字——杨·干白。

在向阳大道与埃舍尔街交汇的路口,她停了下来。

“您好,打扰了,请问冒险者公会怎么走?”

她拦住了一个买菜归来的老妇人问路,摘下了兜帽以示礼节。露出来的是一张普通的二十岁左右的脸,这张脸是不是真的还存疑。

“沿着这个方向走,第二个路口往右拐就能看到了。”

老妇人指着埃舍尔街的东方向。

“这个路口今年是修葺过吗?”

“去年年底修的。”

“原来是这样,谢谢您!”

阿黛拉小姐微微鞠了一个躬,老妇人摆了摆手,两人各走各路。

冒险者公会,已经存在了数千年,是人类和一些种族对抗黑暗生物侵袭的重要组织,遍布在这片大陆的各个城市。而这几千年间,建立的种种制度和程序,要详细说来可就没完没了了。简而言之,冒险者公会大概就是处理各种委托和冒险者相关事务的地点。

圣拉夫堡作为龙之国西北部边境较大的贸易型城市,其冒险者公会也是周边城镇中规模数一数二的,独占一座巨大的三层建筑。大厅很宽敞,设有服务台和酒吧,以及公示栏。阿黛拉来过这里,服务台的那个小姐还是一年多前的小姐,只是,她认不出现在的阿黛拉。

最近边境森林魔物泛滥,大部分冒险者都出门了,留在大厅里的冒险者稀稀疏疏,有办事的,有喝酒聊天的。其中一席,一个身材相当高大的钢甲骑士和他的队友正与一位年迈的商人喝着红酒。

“还没到吗?”老商人开口问道。他穿着十分华丽的袍子,是本地一个小有名气的商人,靠贩卖武器发家。

“约定是正午,先生还请耐心。”骑士身高近两米,说起话来却是相当斯文。

“嗯……”老商人似乎有些不耐烦。

“嘎吱”大厅的小门被推开,一个看起来纤弱的弓箭手摘下了兜帽,环顾四周,看向了喝红酒的这一席。

“杨小姐,您终于来了。”肖恩上前迎接,一旁的老商人盯着她,先是一愣,然后表情逐渐变得扭曲。

“拉尔先生,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正是杨·干白小姐。”阿黛拉点了点头。

“肖恩先生!”拉尔站了起来。

“请不要消费我的耐心!”

拉尔很是生气,准备转身去前台,或许是因为他看到了弓箭手小姐脖子前挂着的灰木铭牌,那代表着阿黛拉作为冒险者的等级。大陆冒险者公会分级大体相似,龙之国按实力与资历将冒险者分为八个等级,由低到高分别为白石、灰木、黑铁、精钢、红铜、白银、黄金、刚玉,阿黛拉的灰木也就是仅仅高于新手的等级,拉尔先生作为行商多年的老者不会不清楚。

“先生请您一定相信我……”肖恩上前拉住了拉尔,很是激动。

“肖恩……小声点……”

阿黛拉不停地给肖恩使眼色,但是为时已晚,大厅已经有不少人注意到这里了。

肖恩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赶忙压低了声音,悄悄对拉尔先生说了什么。拉尔先生的表情变得很微妙,他狐疑的看着阿黛拉,又看了看身后肖恩两位队友,他们眼里写着坚信。

“先生要是不相信的话……”

“算了,老弟,打交道这么多年,我还是信你的眼光。”

“那多谢了,另外还请保密。”

“你大可放心,我的口风你还不了解么。”两人在旁边小声嘀咕,不一会就达成了共识,大厅注意过来的人又无聊的转了回去。他们小声商量这会儿,阿黛拉很自觉的拿起桌子上剩下的红酒,自顾自的喝了起来,女图岗人和矮胖子冲她微笑。

“好久不见~”阿黛拉笑道。

“好久不见。”女图岗人很礼貌的回复,但一句话也不多说。

阿黛拉苦笑着,看上去就是个无害的年轻人。但女图岗人和矮胖子看阿黛拉的眼神里竟然充斥着畏惧与,一丝的愧疚?。

“刚才十分抱歉,干白小姐,我是这次的委托人,拉尔·考尔。委托的内容肖恩应该跟你提过,小事一桩,送我孙女去王都。”

拉尔来到桌前,脸上挂着略带歉意的微笑。一旁肖恩也对阿黛拉抱着歉意的笑着,摸了摸头。

“为表歉意,我诚挚邀请各位今晚到府上一叙,我尽我所能招待各位,请各位不要推脱。”

众人一拍即合,于是拉尔客套几句就告别回家去了,留下几位冒险者叙旧。

公会大门外,前一秒还是一脸笑容的拉尔下一秒就变得狡黠,他叫来了等候已久的跟班。

“你去安排一下,认真点,别坏了事。”

“好嘞,先生。”

拉尔看着远处绵延的格林山脉,嘴角弯出诡异的弧度。

两年前,传说西北山脉的独眼巨人突然暴动,奔袭下山,却被一个神秘弓箭手用超乎想象的魔法箭矢屠戮殆尽,有人说那人拥有一把龙翼弓,能射出快过声音的箭矢。现在,这个传闻已经鲜有人相信,除了当年的目击者。

晚上,阿黛拉换了身简装赴宴,想提前认识了一下任务保护的对象——拉尔的孙女爱丽丝小姐,但拉尔说她早早的休息了。拉尔先生挽留阿黛拉小姐留宿,但阿黛拉婉拒,回到了旅馆睡了一夜。

第二天凌晨他们就整装出发了。圣拉夫堡离王都有近一千四百里,正常的马车走大路要走一周,但拉尔说他担心他的仇家对他的孙女采取行动,所以不愿意走大路,于是要求肖恩带着孙女一行人骑地走龙走小路。快的话,明天晚上天黑之前就能到。

“杨小姐,我一直在找机会报答您当年的恩情,这次任务的全部报酬请您务必收下。”肖恩很是诚恳。

“嗯……你如此坚持的话,我姑且收下吧。”

“哈哈,你终于同意了,杨小姐要是能做我们的队友就好了,加特林死了之后我们就一直缺个能够远程支援的队友。”

“emmmmm……抱歉,我有一些个人原因,谢谢您的好意。”阿黛拉似乎犹豫的拒绝了。双方谈话的气氛有些尴尬,一旁坐在女图岗人身后的爱丽丝小姐一直呆呆的看着阿黛拉。

一上午都相安无事,没有险情,阿黛拉和肖恩小队聊天聊地,但阿黛拉有意回避着关于箭术的话题,也从未取下身后武器上的布袋。中午,五人坐在一处巨石下吃午饭,虽然是荒郊野岭,但是午饭还是非常丰盛。阿黛拉吃的很饱,但感觉愈发的困,不一会儿就睡去了。

“她睡了。”女图岗人查看了一下,小声对肖恩说道。

“嗯,爱丽丝小姐也睡了。快把她的装备拿来。”矮胖子听罢从阿黛拉的地走龙身上取下了她的一身装备。三个人聚在一起,小心翼翼的解开布袋的绳子,神情似乎是在期待什么。

布袋一点点退下,那个诡异的大弓露出了真面目。那是由两根漆黑的龙翼骨联接而成的大弓,雕刻着诡异的花纹,散发出不祥的气息。这大弓定是不俗之物,但一起的箭矢和短刀却十分普通。

“就是这个,果然是她没错!”

“这刀,还有这些配件,都是普通的东西,没问题吗?”

“还有这个箭矢,箭头的做工材料都很一般。”女图岗人仔细鉴定着阿黛拉的装备。

“那就说得通了,这个女人一定是偶然间得到的这把弓,她那天的所作所为全是靠这把弓的力量,本身只有灰木的实力而已”

“现在怎么办?”

“灭口。”肖恩眼中溢出了浓烈的恨意。

“可她救过我们一命啊,肖恩,就把她留在这吧。”

“救我们?叶琳娜,当年那些独眼巨人可是她引出来的!加特林,还有我那可怜的妹妹,包括我们也差点死掉!当年要是知道真相,我早就趁她昏厥杀掉她了。”

肖恩越想越气,胸口一起一伏,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

“而且,我们留她,她一定会报复我们。”

肖恩提起匕首,慢慢走向熟睡的阿黛拉。叶琳娜转过身去,神情有些愧疚,斯托夫斯基眉头紧皱,一直无言。

肖恩看着阿黛拉精致的脸,犹豫了一秒,径直的将匕首插进她的心脏。阿黛拉的胸口瞬间被鲜血浸湿,但似乎是迷药的缘故,眼睛未曾睁开。确定已经没了呼吸,肖恩抱起她的尸体,扔到了悬崖下面,一同扔下去的还有她余下的那些破烂装备。

看着干脆利落的肖恩,斯托夫斯基与叶琳娜不禁打了个寒战,眼前的这个曾经大大咧咧的正义骑士,在目睹了队友的惨死失去了最爱的妹妹以后,已经失去了信条,或许,这支队伍,已经不复存在了。

三人稍作休整,带着昏睡的爱丽丝原路返回,将龙翼弓交给拉尔。没错,这是他们商量好的,是一次精心策划的复仇与交易。

阿黛拉知道这一切吗?是的,姐姐给过她一份恩怨清单,这是最后一页。

在她脑海里,有一句话摆在最显著的位置——“欠的债总有一天要还”。这简单的九个字,沉重的可以拧出血来,所以她从某个时间开始,就一直独来独往,提防着以各种方式接近的“催债者”。

今天的遭遇,是姐姐埋下的苦果,一“死”了之则是阿黛拉的决定,她并不打算报复,肖恩他们的心情她完全可以理解,肖恩说的不错,加特林和他妹妹的死某种意义上的确是她造成的,无法推脱。至于龙骨弓,那确实是阿黛拉的,而且曾经是她最称手的武器,但是既然要偿还一切,就要舍弃一切,对她来说,区区一个弓而已。

那是两年前的事情:

两年前冬天的一个晚上,一个眼神恍惚、一见人就像见了鬼一般的少女跌跌撞撞的跑进深山里。这个姑娘正是阿黛拉的姐姐,此时的她刚从魔域逃出来没多久,失魂落魄,抢了点酒喝。没过几个时辰,她一个人借着酒劲打着油灯闯进了独眼巨人的老窝,不知道她在里面做了什么,独眼巨人全都追了出来。

巧合的是,肖恩的队伍那天夜里正好在山中找月亮草,而正好有三只发疯的独眼巨人朝他们那去了。他们意识到是三只后立刻躲到了树洞里,而加特林躲在一颗大树的树冠上。

不幸的是,他所站立的树被巨人撞断,加特林摔了下去,发出了喊叫声,独眼巨人闻声折返,抓住了被树枝压住的加特林,当着肖恩等人的面生吞活剥了。

完全没有意识到闯祸,还瞎跑了好一阵子,阿黛拉才有些清醒,她逐一射杀了追出来的所有独眼巨人,其中一只刚刚发现树洞里尖叫的女图岗等人。然后阿黛拉就因为魔力消耗过快以及再次涌上来的酒劲儿昏了过去。

那一夜,有不少路人说他们看见了流星在山间飞窜,然后第二天就发现了十几具四散的独眼巨人的尸体。

活下来的肖恩等人碰到了瘫倒在路边的阿黛拉,把她看做救命恩人,当时的肖恩,因为火把的光过于昏暗,没有看清脸,也并没有特别注意阿黛拉身后的龙骨弓与特殊箭矢,而阿黛拉尴尬的应了几句就飞也似的跑了。

肖恩下山后发现自己的妹妹惨死在自家庭院里,直到半年之后他才知道一切都是阿黛拉造成的,把痛楚转化成无尽的恨意放在阿黛拉的身上。可是当时的那个阿黛拉已经销声匿迹,又过了一年多,他才根据线索找到了现在的阿黛拉,以报恩与叙旧之名,邀请她跳进这陷阱。

至于武器贩子拉尔,他们俩本来就是关系很好的棋友,这个计策就是拉尔贡献的,现在魔物泛滥,武器倒卖生意异常暴利,他也就顺势打上了那传闻中的龙骨弓的主意。

结果就是现在这个样子。在肖恩眼里他已经实现了复仇,对于阿黛拉而言,这是最后一次赎罪,但是,她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本章完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