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玄幻 > 我真的不能修炼

更新时间:2021-06-10 00:14:58

我真的不能修炼 连载中

我真的不能修炼

来源:落初 作者:闲来五聊 分类:玄幻 主角:常青江壮 人气:

《我真的不能修炼》由网络作家闲来五聊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常青江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精彩内容如下:简介1:【菜不是罪,但是菜的没品味就是你的不对了。如何成为一个又菜又能装逼的人,这是常青一辈子的人生目标。】简介2:常青在“水球”上翻阅着一本本小说,看着说好了不能修炼的“废柴”主角,摇身一变成了金手指满满的武学高手,摇了摇头,“说好了一起当废柴,谁先修炼谁是狗,结果没想到......你们还是没能耐得住寂寞。”不爽的抬起头来仰望星空,“我就想知道,弱,真的活不下去吗?”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常青虽然常年累月的被野兽吞进肚子里去,可时间久了,对兽类的习性也有了研究。

虽然天穹世界的魔兽和水球上的野兽不太一样,但归根结底都还是兽,是不是发情了他常青还不是一目了然。

也怪这雪斑虎的品阶太低,黄阶品种的魔兽不通人语,人当然也听不出它咆哮声中的欲望,要交流起来当然就差上了许多。

到了玄阶,魔兽就能化出灵智,识懂人言,这交流起来便轻松了不少。

而到了地阶和天阶,据说魔兽还能口出人言甚至是化作人形,到了那时候莫说交流,魔兽甚至可以反客为主,接受人类的朝拜或管辖人类,但这距离常青太过遥远,也全都是听闻罢了。

张大娘和几个杂役焦急的围在铁丝网外,看着发情的雪斑虎干瞪眼,到头来想不出一个主意。

而这边常青,虽然心底里知道雪斑虎是发了情,但他又不是母虎,哪儿来的洞洞让它来“啪啪”,想来想去也就想到了一个办法,要不要泼它一盆冷水?

常青独自一人生活的久了,有时候想了又没有什么办法,只发现找一桶冰水从头灌下来就能舒服许多,都是生命体,在自己身上管用的话......

雪斑虎发情到一半,突然预感到了什么浑身一颤,呆呆的看向了常青的方向。

“嘿呦,嘿呦!”

常青小胳膊小腿提着一桶不知从何处运来的冰块放在地上,又从井里舀了几瓢冷得发颤的水灌在冰桶内。

伸手拍了拍一旁紧张兮兮的杂技说道,“你试试我的主意,把这个泼它身上看看管不管用。”

“常镇隽,你这......莫不是在开玩笑吧!”杂役看着常青就像是在看傻子一样,好端端的,泼雪斑虎一桶冰水作什么。

别看这雪斑虎的名字里有雪字,人家可是堂堂正正的火属性魔兽,你这一桶冰水下去,就算没病也会给你折腾出病来。

见说不通杂役,常青又把目光转到了张大娘的身上,“大娘,反正都已经如此了,不如死马当活马医,您就试试呗?”

张大娘扫了一眼常青,之前累积下的好感不停的怂恿着她的内心,好歹也是个黄阶上品的魔兽,总不会真的给冻病了吧。

“好,大娘听你一回!”张大娘不顾几个杂役的阻拦,皱着巴巴的手握住冰桶,扣过来向前一个猛甩。

漫天的雪水夹杂着大粒的冰块倒在了雪斑虎的身上,后者双眼猩红,怒视着这旁的几人,还没等走近,眼中充斥的欲火便消散了下来。

弓起的虎躯像是被抚平了的倒刺软趴趴了下来,全身发红的印记渐渐消退,抖了抖身子清了清身上的冰水,转过身去找了一颗高耸的巨树,安静的睡了过去。

张大娘大喜,“这太好了,这太好了,小青啊!没想到你一个镇隽,居然还懂得这些事情,真的是全才啊,大娘这里就想不通了,好端端的一桶冰水,怎么就治得了它这怪病?”

“我也奇怪呢,就是想试试而已,居然还真的奏效了......”常青摸了摸下巴。

张大娘耳背没听清,“小青你说什么?”

“哦哦,”常青赶紧回应,哪里敢说自己是随便做的实验,“是这样的大娘,这头雪斑虎的模样可不是病了,而是发情了,我见咱们绿林镇也没有同类的母虎,既然是天幽城运来的,还是想办法尽早给人家主人运回去吧,这两天如果再有不适就还用这法子照旧,想必回了天幽城,人家的主人自会有主意的。”

常青的学识“渊博”再一次吸引了张大娘的好感,拉着常青问东问西,眼见着一个下午的时间便这么过去了。

再没回到祁大山那里,也不知道会不会对自己有什么怨言。

看看天色,时间已经不早了,和张大娘一聊的忘了,镇守府加班的杂役都已经放衙,常青懒惰的性子跟着上来,也就懒得再回去弄什么吃食。

......

天穹世界其实并没有水球古代这么落后,比如这晚上,路边熙熙攘攘的人流涌动,还是十分的繁华。

道边高亮的光芒,据说是一种专用来发光的石子堆叠出的“路灯”,其效果自然比不上现代社会,但放在古代已经好得无比。

常青走着走着,不知不觉的便走到了那日请自己吃饭的那家小店,想起来当时自己身无分文,到现在还欠着人家饭钱。

记得那少妇说那一顿不要钱,可自己一个大男人,如何能伸手要女子的施舍,常青这么厚的脸皮都心觉丢人,想着拿到了第一笔俸禄以后一定要来还钱。

走到小店的附近,常青愕然的发现,已经临近戌时,这家小店的生意还是火爆得不行。

只是店内的学生们照旧低着头不敢吭声,时不时抬起头来恶狠狠的朝着门外的一张桌子望去,眼中带着愤懑,像极了那天遇见泼皮时的反应。

少妇颤抖着身子,正接待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男人喝得是满脸通红,嘴角挂着些许的酒渍,手舞足蹈的像极了酒鬼,只是言语间的轻佻见得此人头脑还算清醒。

常青面上无感,走近了找张空暇的桌子坐下点菜。

“对不起客官,我们这里打烊了,后厨已经熄火,这菜可能做不了了。”

常青坐下来还没多久,店小二赶紧凑到跟前,抱歉的解释道。

“是你?”少妇正饱受高瘦男人的纠缠,听到这边的动静扭过头来,惊奇的看向了常青,“吩咐后厨再开个火,给他做些吃的吧!”

小二挠了挠头,店夫人到底吃错了什么药,单独为一个客人开火?要是都这样的话小店岂不是亏死,但整家店铺都是人家的,小二也就是心里想想,赶忙回身跑到后厨,吩咐着菜品的事情。

少妇的注意力从陪伴高瘦男人转到了常青的身上,自然引起了那男人的不满,跟着少妇一齐把头扭过来,与常青一个对视,两人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满满的震撼。

男人在看见常青以后,先是脸上神情一僵,喝得通红的脸上陡然褪去,清醒得不能再清醒,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连忙冲着常青眨了眨左眼。

常青脑子嗡的一响,这——这,这不是杨峥嘛!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