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为君千羽落

更新时间:2021-06-10 00:05:17

为君千羽落 已完结

为君千羽落

来源:落初 作者:一念笑 分类:言情 主角:段小六阮 人气:

经典小说《为君千羽落》由一念笑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段小六阮,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流年辗转前世今生,究竟谁人手中笔墨?流世之境,世人穷极一生所求之永生乐土,究竟藏于何处芳菲无尽。她是青鸟信使亦或凤凰族裔,怀着怎样的秘密,携一缕执念,为爱辗转世间。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山间晨霭初起夜虫倦寂,鸟鸣渐渐清亮,婉转叠叠。

栖桐别院,寝屋内半幅纱帐微微敞着,里面的人裹在被衾里,睡意正酣,长发如缎蜿蜒于茜枕上。

星回坐在窗沿上,有好一阵子了,露水初结的时候,他已经在这儿。缁色的长袍垂着,流水的纹路粼粼交叠而下,没入衣摆一角。

眼瞅着晨曦透过枝叶,渐渐移到手中玉笛之上,转头看那熟睡的人,仍没有起来的意思。遂将手中的玉笛稍稍斜了斜,将那晨曦的一缕折去她的脸上。那帐子里的人,这才极不情愿地动了动眼皮,懒洋洋坐起来。

青羽坐起身,觉着困意仍浓,极不情愿地从帐子里出来,揉着眼睛走到窗前,恰好立在他的身边。她舒舒服服伸了个懒腰,白色中衣的袖子软软滑下,露出光洁的手臂。星回虽知她看不到自己,还是极快地移开目光。顺手将一片海棠的花瓣,丢进窗户里。

青羽瞧着一片花瓣轻飘飘飞进来,落进莲叶漏,这才注意到莲叶盖中的浮箭已悠悠过了卯时。

她哎呀一声,急急转到屏风后,洗漱更衣,换上烟青色长袍。垂至腰间的长发随意挽起,只插了一根几无修饰的木簪,簪首一只青鸾振翅欲飞。那簪子别在发间,倏而透出莹莹白光,如流萤掠飞一闪而过,她却恍然不觉。

赤足踏在竹木地面,脚底微微的凉意。屋外长廊檐下,前日便备好的瓦坛已结了薄薄的露水,拍开坛口清香立时四溢。她取出木勺,仔细打了一壶,分作四盅,置于紫檀托盘之上。抬眼见廊下橘花落了一地,她探身捡了几枝带叶柄的,犹沾着晨露,清香扑鼻。仔细拭去泥土,放在酒盅一侧,便急忙迈出院子去。

星回瞧着她的背影,眉心又皱了皱。自己寻到这院子里,也有些时日。这女子的确有些与众不同,但却与他寻的人,又差了太多。

这许多沧海桑田过去,一群人难得的被公子从嶰谷遣出来,却揣着不着边际的几句话,还没听明白想透彻,已经到了这凡世。末一句是随缘就可,大家也就不着边际地散了开去。之前虽在京城与三微见过一面,仍都没什么头绪。

至于自己如何寻到这里,他也不甚明白。霜序喜欢热闹,揪着三微留在了京城。他自己素来清净惯了,自然不愿在那等闹腾的地方待着。当初经过此处,见这一脉山川俊秀,灵气充沛,便入来逛了一逛。这片书院又恰在水脉源头之上,让他不由得进来多看了几眼。看着看着,就看到了这个女子。而这院子里头,还有些人,看起来也十分有趣。如此便逗留至今……

青羽一路迤逦行至浮曲阁,檐下静静行了一礼,侧耳听听屋内并无声响,门侧石台上一碗白粥四色小菜正氤氲生香。

她轻手轻脚将玉盅置于食盘中,缓缓退了几步,正待迈脚就走,“今日巳时来见我。”屋里忽而飘出一句。

她惊得立时收回脚,复又恭谨站住应道,“诺,师父。”候了一会儿再无声响才悄悄离开。

一路琢磨着往日月末才例行的课业查修,为何提前至今日,脚下却不怠慢,转过几进院落再过一弯曲桥就到了回澜堂。堂前古柏参天,一潭碧水通透见底,紫色半枝莲临水摇曳。潭中央水榭古朴,亭檐的铜铃传来若有若无清冽的碰击声。

她顿了顿脚步敛了敛心神,方缓步走上回廊。本打算放了酒盏就速速遁了,一抬眼心一凉,格窗已开,檀木门虚掩,案上柏子香沉,最怕照面的二师叔正临窗挥毫。墨色长袍,袖口处麒麟暗纹交织而下。玄檀发冠,面色淡淡,眼眸深处如幽潭清冷,眉心几不可见的凝着。躲是躲不开了,她恭恭敬敬行了礼便垂手不敢再出声。

墨弦手下不停,勾完一行山水才起身,将手边茶盏端起抿了一口,看了一回窗外枝桠间色态间呈的新绿,慢悠悠道:“看来上回大醉三日受的罚,是忘干净了。”

她手心顿时沁了汗,瞄了瞄身边的酒器,掩在袖中的手紧了又紧,诺诺道:“三师叔游历去了,余了的那杯,是要送去新来的山主那里……”

头顶没有声音,她挣扎许久才红着脸道:“壶里余着的……是青羽嘴馋,想,想......”

墨弦随手翻了翻案头几册古卷,“这几本古琴谱年代有些久了,倒一直没功夫翻抄......”

她顿时心领神会,快步上前将琴谱揽在怀中,“青羽有的是时间......”言罢匆匆行过礼便逃也似地退出屋去。

他侧目瞥见玉杯之中香醑之色,清白若涤浆,却是兰熏麝月馨逸出尘。一旁橘花三五短枝,玉蕊沁香。再抬眼瞧那忙不迭逃走的身影,唇角不自觉逸出一抹淡淡笑意……

星回在外头亭子里坐着,看着墨弦唇角的这抹笑意,拧了拧眉头,他不太习惯这个表情。如果窗户里坐着的,果然是他想到的那个人,那这个表情,肯定不是真的。又或许,他撇了眼迅速消失在月墙之后,那个慌慌张张的背影,这个女子的确是有古怪……

青羽跨入风雩轩,嘴里一边嚷嚷着“小师叔小师叔”,一边风风火火地闯进屋里。

无城手里的长剑正拭了一半,见她端着托盘火烧火燎地冲进来,脚下一滑就要扑倒。身形微动已至她身边,稳稳将她扶住,顺势取了酒盏一饮而尽。“小羽毛的手艺越发了得,桑落酿应是天下一绝了。”转头看她一脸苦瓜样,嘴角微翘,“又在你二师叔手上吃苦头了?”

青羽颓然坐下,自顾自斟了杯茶,咕嘟咕嘟灌下去。抬头一瞧,无城今日一身白色似裋褐的外衫,面料却是上好的蚕丝。鬓角发丝有些凌乱,肩头犹沾了几根松针,想是外面刚走了一套剑法回来。

她吃吃一笑,“我觉着,桑落酿还是改成松落酿更妥帖些……”

无城眼都没抬,依旧拭着手中青芒,“对了,差点忘了,有卷书你帮我送去你二师叔那里......”话音未落,眼前的人儿早已逃得无影无踪……

穿过东院的三四间斋房,便是新任山主的住所。门窗紧掩,似是无人,青羽留了酒盏就直接晃去了后院的绿净亭。

身手利落地爬上亭前一株百来年的梧桐,靠在枝桠之间舒舒服服地伸了个懒腰。此处地势很高,极目望去,整座书院尽收眼底。此时晨曦未散,浅深青碧,峦气浮浮,钟声渐渐融入山间雾霭。前院的百余间斋房热闹起来,生员们清一色烟灰长袍,汇作清流般向几处授课讲堂而去。

书院无名无碑无匾无额,当初由师父和几位师叔携手,引流植花建庭构院,授史宗策医哲武等各类科制,另有六艺。因人才辈出而名动天下,也吸引许多饱学之士前来游学传道。朝廷几度欲赐国子监,却屡屡受挫。只能派出官员参学,甚至皇族子弟也争相前来。

书院入学条件极为严苛,除了一众山主主考,还需得以师父为首的四位主事首肯。然而书院讲会却是来者不拒,凡知义理者,不分市井、农夫,僧道,游人,或是本地他乡,皆可参与。胸中有见,甚至许上台主讲。

因着书院为白麓、峻极两脉山群环绕,更有一条望江及大大小小湖泊几十余处,桃坞曲涧禅院古寺,山间又常年云蒸霞蔚灵气集聚。便有民间传说,说是山为仙山,有奇珍异兽甚至仙人出没。青羽也曾巴巴地向师父求证,师父笑而未答,之后却让她在后山禅院抄了半个月的心经,青羽妄图修仙的念头才算彻底打住。

她也不记得何时入了这书院,记事起便混迹在这众山环绕古木苍穹的神仙地方。师父说她的爹娘是他旧时挚友,当年游历民间,将尚在襁褓的青羽托付于四位主事。之后便失了踪迹,再不曾露面,书院遣人寻访多年不得。

青羽出生至今便没出过山门,即使在这棵参天巨树之上,伸长了脖子,也望不见市井繁华。至于父母杳无音讯,她自小由师父和几位师叔抚养,生性又随和通透,也并不觉得有何大不妥亦或十分感伤。

正想得出神,远远可见山门处浩浩荡荡车马不绝,应是新进的生员入山。一人迎在门前,身量却并不熟悉,想必就是新来的山主。也不知这新进的生员何等身份,竟如此的阵势。

她打算凑近了瞧瞧热闹,抄了一条小路没一会儿就绕到山门前。照壁后只能瞧见那山主的背影,正温言劝阻来人试图把十来车的物品推进山门。

新来的生员是兄弟俩,大的也不过与青羽年龄相仿,却老成十足,眉眼间看久了,青羽竟有些痴楞,怎生如此眼熟?小的约莫五六岁,玉雪可爱,却正抹着眼泪拽着娘亲的衣袖不放。

青羽走到山主身边,规矩地行了礼,就直接转向哭成泪人的小娃娃。俯身蹲在他面前,“信不信我的弹弓能打下树顶的果子?那最上面的可是顶甜的。”她笑眯眯道。

小男孩顿时止了哭泣,巴巴地望住眼前不知哪里冒出来的漂亮姐姐,“你也会做弹弓?”

山主扫了一眼小男孩腰间斜插着露出一角的精致弹弓,望向青羽的目光透出微微的笑意。另一道目光却是冰冷,少年衣着华贵,瞅着烟青色的素袍一角消失在影壁之后,冷哼一声提步就往里走。

看着小娃娃乐颠颠地跟着青羽进了院子,生员的爹妈如释重负,对着山主谢了又谢,也总算同意把带来的东西怎么拖过来再怎么拖回去。

一路上青羽没几句就把小娃的家底都套出来了,却是京城的富户,小娃名唤傅远。兄长叫傅隐,小小年纪就才华横溢,私塾先生换了几茬都自觉卷铺盖走人。少年心高气傲闯进书院,顺利通过山主的考试,四位主事面前表现也相当不俗,很快就得到首肯。弟弟虽然稚龄但也聪慧过人,一并带来入了蒙自堂,与一干幼童同砚念书。

后院里,青羽射落树尖上几串甜甜的红果,塞进目瞪口呆的傅远怀中。伏下身子,目光和蔼地问道:“以后叫你小肚皮可好?”

傅远愣住,很嫌弃地扭着身子,“不好听……”

“你不姓傅么?傅,腹也,就这么定了。至于你哥,哈哈......”青羽很没形象地大笑起来。

他很不情愿地抿抿嘴,刚刚见识了这个漂亮姐姐的弹弓,委实比自己的好了不知多少,为了求得一个……能屈能伸,大丈夫也。

远远巳时钟声响起,青羽猛地想起师父晨时的交代,把傅远胡乱塞给路过的一位侍者,让送去蒙自堂,自己拔腿直奔浮曲阁。冲到阁外,顿住脚,理了理衣袍,低头踏入阁中。

堂前行完礼抬眼一瞅,汗又涔涔地出来。师父和两位师叔都在,立在一旁的还有那位新进的山主,白袍不染,身姿挺拔修长。

抬眼望向师父,他正俯身探看案上一幅长卷,眉宇间神情山高水远淡到极致,却又令人不自觉俯拜。少许,师父起身温言道:“可见过长亭山主?”

青羽正待开口回禀,长亭已微笑道:“今日晨间便见过,果然聪慧伶俐的很。”

她急忙欠身:“山主谬赞,恕青羽唐突造次。”

一旁无城坐不住了,“我说小羽......傅家虽为商贾,但身后势力冗杂绝不可小觑,你用个小弹弓一番化解,也算是四两拨千金,妙的紧。”

青羽眼风扫到师父微微颔首,无城冲她抬抬眉毛,心里一叹,小师叔怕是又惦记上她埋在桃树下的那坛松醪……

“你三师叔游历在外,你的医术课业不可荒废。长亭山主自幼习医,精通医术,从今日起,你便随他继续修习,不可懈怠。”师父顿了一顿,“其它课业可有勤修?”

青羽肃了肃神情,恭声道:“回师父,莫敢怠慢。”

“酒倒是越发酿得出众了,看来功夫也没少下。”墨弦冷不丁一句,惊得青羽一个哆嗦。

方急急寻思如何回答,长亭接了话去,“坊间名酒喝了七七八八,难及小师妹一杯桑落。酿造与药理也有可通之处,假以时日小师妹定然青出于蓝。”

青羽心底感激涕零,把这新山主谢了八百遍又三百遍,却是再不敢看二师叔半眼。之后几位主事又说了些闲话,方允她告退了。

她躬身退出阁外,觉得腿有些软,靠着临水的栏杆喘口气。身后脚步声近,扭头一看,正是长亭。

她方要行礼,长亭虚扶免了礼数,“小师妹平日得空随时可来找我,除了讲堂授课可旁听,也可随我入山识药。”青羽急忙答诺,方有机会抬眼细细看了一回这位新教习。

师父和二师叔皆是俊逸不凡,三师叔和小师叔也绝对是人中龙凤,眼前这位却是......青羽一时想不出合适的词句来描述,却无由地想起桃花坞间,涧溪清澈天光云影,去了便不忍离开的那一处。

“山主可喜欢捉鱼,我知道一个好去处。”她没过脑子的话,自己没拦住就蹦出来了,顿时窘在当场。

长亭见她原本眉眼间飞扬明媚,忽而又绯红了面颊,不禁微笑道:“当然,得闲就有劳小师妹了。”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