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卧底女老师

更新时间:2021-06-10 00:06:13

卧底女老师 已完结

卧底女老师

来源:落初 作者:宋喜 分类:言情 主角:顾辛雯连 人气:

《卧底女老师》是宋喜写的一本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卧底女老师》精彩章节节选:毒岛的黑道老大最爱搞老师,每次有要她去买‘杜蕾斯’!农民企业家的公子,今天要她替他给‘姜丝儿’写情书,明天要她给‘葱丝儿’写分手信。她总是不经过大脑思考就踹得‘全市首富的公子’差点断子绝孙。以开殡仪馆为生的‘死神’总是爱粘着她说什么等她去了给她打折。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来了来了!小雯你也在啊?今天怎么有空了?”

人未到,声先到!老乔拉着他的妻子冲出人群来到了摊位上,当看到顾辛雯后就笑眯眯的客套了起来,怎么说都是他的孩子,都知道这丫头是无父无母,理所当然的,老乔就把她当自己的女儿看待了,虽然给不上什么物质上的帮助,但是她要出事了,他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真是说曹Cao曹Cao就到了,顾辛雯转过身对着一脸慈爱的老乔行礼道:“乔伯伯乔伯母你们好,我是来找乔紫闲话家常的!”最后望向两人到现在还未分开的手,羡慕的笑道:“伯父伯母的感情真是羡煞旁人!”几十年还这么恩爱,世间又有多少情侣是他们这样的?

老乔今年四十八岁了,妻子四十五岁,二十多年,两人从来没因为世态炎凉而一蹶不起,再大的灾难,亲戚朋友再怎么嘲笑,他们也一路走了过来,其实爱情的力量还是很大的,倘若不是互相扶持的话,两位早已因为某些打击而离婚了。

乔母一直都觉得自己的丈夫是最棒的男人,在她的眼里,再优秀的男人也不过是一坨牛粪,这就是爱情,对方所有的缺点都会变成优点,而老乔的想法和她一样,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你这丫头,怎么变得这么生疏了?什么好不好的,一家人有这样问好的吗?好了,来来来!要吃什么自己拿,让乔紫给你做!”乔母边拉着顾辛雯到了摊位前边让她挑选。

对方手心明显的粗糙令顾辛雯感慨万分,这人的心理你是永远都不会明白,乔伯母真的不好看,甚至可以说是丑,脸上全是痘痘遗留下的疤痕,还有很多痦子,可是乔伯伯却永远都把她当成了手心里的宝,而乔伯伯也只能算是中上等样貌,由此可见,真正的爱情不在金钱和样貌之上,只在一颗最完美的心。

“这个……”为难的看了一眼乔母,摇头道:“我是想和乔紫一起去吃兰州拉面,伯父伯母,让我们去吧?”不断的放电,装可爱,她知道这两位老人就喜欢她这个样子,当然要多加利用!

乔紫鄙视的看了顾辛雯一眼,啧啧啧!为了去玩,至于每次都这样吗?而老爸老妈还就真只吃这一套。

“这……”两位老人互望一眼,要知道每次出去吃饭都是顾辛雯在掏钱,他们确实不好意思,最后老乔掏出二十块钱塞进了乔紫的手里,拍着她的肩膀道:“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要把钱给我带回来,否则以后都别想出去了,知道吗?”

“不用了!伯父,我们都说好了,这次我请客!刚好我今天发了工资,真的,我高兴嘛!你把钱拿回去!”大步走过去把乔紫手里的钱夺过来,放到了破旧的三轮车上,拉起乔紫的手就穿梭在了人群里,来来往往的食客里几乎都是二十岁左右的学生,而且穿着都不是很好,也是,在这个学校里,贫穷的学生就占了大半,每个班级收的学费都不一样,没听处长说吗?穷的连烟都买不起,便宜的烟才几块钱一包,却都买不起,可见这学校是任何人都可以来的了。

乔紫感动得想哭,她也有自尊心的,可是在顾辛雯这里,自尊这种东西自然而然就没了,不会因为怕被对方看不起就一定要充大款,这就是知心朋友,因为她知道顾辛雯绝对不会看不起她!抢着付钱也只是希望能给自己减轻负担。

“老板!两份牛肉炒饭,多放点辣椒!”等坐在饭馆里后,顾辛雯就迫不及待的大喊,脸上有着兴奋,乔紫说得没错,就当是一项大的挑战好了,她一定可以查出到底是谁在沙潜岛的背后撑腰,看医生要对症下药,这抓犯人也一样,只要想办法让那个撑腰的人退出,量他樊若游也不敢再与国家对抗,太不像话了,居然还拥有自己的部队,战船,飞机大炮样样齐全,是不是导弹他们也拥有?想学金三角吗?再不把沙潜岛给剿灭的话,说不定第二个金三角就出来了,到时候都学金三角,全世界到处都开始播种罂粟花,那么地球上的人类就要灭亡了。

乔紫搓搓手掌看向旁边一桌的几个男孩子小声道:“喂!你看你后面,好多帅哥!”话是对顾辛雯说的,可那双花痴眼却死死的盯着那六个男孩子,穿着都很时尚,应该说很非主流吧,头发都很张扬的立起,有的带着黑色骷髅头帽子,有的则带着蓝色的发带,脖子上均是挂着各色不一的项链。

闻言顾辛雯也转头,赞同的点点头,确实长得不错,女孩子嘛!都喜欢帅哥美男,于是她爬了过去,手肘撑在了他们的桌子上道:“你们是搞艺术的吗?”

乔紫都要尖叫了,死蚊子,你的胆子怎么这么大啊?要是我连话都不敢说,当看到那些人没有理会好友后,就伸手捂住肚子,憋笑要憋出内伤了,好歹你也是一名警察!人家居然理都不理你,太丢人了!

六个男孩确实没有去看她,相当的嚣张,顾辛雯的脸持续变黑,心里的恶魔因子不断的泛滥,要知道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谁敢这样无视她的存在,那么那些人一定会很惨,小手不断敲击着桌面继续说道:“知道你们吃的是什么吗?”看着一个长相好看到令人尖叫的男孩道:“牛肥肠是吧?那你有没有感觉里面有嚼不动的东西?”

男孩这才挑眉冷漠的看着她,磁Xing沙哑的声音缓缓响起:“那又怎样?”

“理这种花痴做什么?”

“哎!人太帅了,狂蜂浪蝶挡都挡不住!”

另外几个男孩不要脸的自夸,顾辛雯听到了乔紫的笑声,不断的深呼吸,最后笑眯眯的看着那个吃牛肥肠的男孩道:“牛的食物是草,而有些草是很难嚼烂的,所以在肠胃里很难消化,你想啊,牛都嚼不烂,更何况是你这个人了!”说完就别有深意的笑着转回了自己的桌子,冲乔紫抛了个媚眼。

五秒钟后,男孩白皙的大手捂住了咽喉处,不断的呕吐了起来,另外几个也好不到哪里去,最后没吃几口就站起来大步向外走去,而刚才被顾辛雯捉弄的男孩却停留下脚步,愤恨的看着她道:“你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恶心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牛屎都说出来了,她居然还决定在这里吃饭,这是个什么人?

顾辛雯仰望着他,挑眉道:“何出此言?”

“既然你知道有牛屎,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美男很生气,仿佛被耍了一样,紧紧捏住拳头,她敢耍他,就给她一拳。

乔紫嘟起红唇,没等顾辛雯说话就帮他解答了起来,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手里把玩着筷子道:“别说想到牛屎就不敢吃饭,就是让我们看着一碗牛粪,该吃的饭我们照样能吃下去!”帅是帅,但是这行为素质她不喜欢,所以自然而然也就紧张不起来了,仿佛一朵鲜花瞬间变成了牛粪一般。

美男嫌恶的皱起俊脸,最后摇头摆脑的走了出去,太恶心了,现在的女人都这样吗?吃饭的时候说牛屎,不行了,又要吐了。

“哎!那种素质高,修养好,样貌佳的男人似乎绝种了!”顾辛雯不断的叹气,看人不能只看外貌,因为那样到了最后你只会每天去挖掘他的缺点,一定要有一颗无比善良的心,还要处处为你着想,不是只会这样耍大牌的,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关了灯不都是一个样?

想想家里那个,哎哟!不能想了,当看到他和郁瑾枫那啥后,她彻底的无语了,欧阳墨的修养多好?当然除去他发脾气的时候,平时就更天王巨星一样,有素质,有涵养,而且英俊潇洒,随便一个妩媚的眼神都能勾魂夺魄,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的妖孽,却是个gay,还有那郁瑾枫,多少女人每天都虎视眈眈的盯着他?可谁又知道他其实也是个gay,恶心至极!

“好男人还是有的,看我老爸,我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很多疼老婆的男人,所以你不要气馁,实在不行我们就一辈子单身好了!”找一个不好的男人还不如单身,这个社会上,什么都不多,单身女郎和光棍最多,现在女人都可以自力更生了,干嘛还要去依附着男人而活?

顾辛雯点点头,拿过筷子看着老板娘端过来的两碗牛肉炒饭道:“行!我们就单身一辈子,吃饭吧,好香啊!”红红的米饭,香喷喷的牛肉粒,一碗十块钱,不是顿顿都吃得起的,平时五块钱就吃饱了,街边盒饭几乎都五块钱一份,虽然吃的不好,可盒饭是最有营养的餐点,一个荤菜,两个素菜,顿顿菜式都不一样,营养非常的均匀,不一定顿顿大鱼大肉才叫营养大餐,油腻的东西吃多了对身体不好。

也许只有她顾辛雯这样想吧,会把盒饭当最有营养的餐点来看,这是一种自我安慰,对于她来说,要懂得知足者常乐,否则她真不知道自己该要怎么活下去,在别人眼里,她确实很快乐,在孤儿院从来没受过欺负,一直都处于霸王状态,可是谁又知道每次看着那些孩子被领走后,她的心有多痛。

为什么她的父母不来领走她?一个没有亲情的人,最渴望的就是亲情,渴望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只有少许时间在想自己那些伤心事,小时候经常幻想自己的父母是个什么样子,他们在何处?为何不要自己?什么时候他们才要接自己走?什么时候才可以过一个生日?这些每个人都会想,等大了,离开孤儿院了,工作了,这些事也就不去想了。

入警校其实是一个愿望,从小就以为警察可以办到所有别人办不到的事,所以从小就想当一名警察,好找到自己的父母,所以竭尽全力的考警校,终于进了警局后才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天真,把警察看得太重要了,把他们当成神了,到现在连一点线索都没有呢!

“蚊子,你是不是又想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好友很少露出这种悲伤的表情,每次看她这样自己都很害怕,因为顾辛雯一想到什么悲伤的事,那眼里的绝望和无助都令她很害怕,害怕会永远失去她,害怕她会坚持不下去而寻短见,因为她知道,好友其实心里很难过,一名孤儿该有的难过。

“没什么!”强行逼回眼泪,恢复了一本正经:“吃吧!”

半小时后,顾辛雯才步行回到了小区,明天就要去学校了,不安肯定是有的,毕竟她没有经历过这种事,凡事第一次都会莫名的紧张,掏出钥匙慢慢打开门走了进去,当听到浴室的水声后就明了的挑眉,赶紧拿出手表计时,可爱的小脸上慢慢被兴奋占据,仿佛刚才的伤心事瞬间一扫而空。

还有两分钟……还有一分钟……叮!时间到,而里面的男人还在不断的清洗,赶紧邪笑着走到厨房把热水器给关掉,最后再把浴室的灯统统关掉。

“怎么回事?”

浴室里传出的声音令顾辛雯窃笑了起来,环胸斜靠在墙壁上慵懒的说道:“老兄,你怎么可以这么不小心?这都十几分钟了你还在洗!啧啧啧!你不怕到时候分账不均吗?”哼!她可是很记仇的,有一次也是这样,她不过是多洗了十多分钟,对方就把热水器和灯都给关了,所以每次他洗澡的时候她都会计时。

“喂!快开灯,我……唔……我受伤了!”欧阳墨并未洗澡,而是瘫坐在地上痛苦的捂着大腿,当灯光一亮,只见雪白的大腿根部乌青一片,两个细小的伤口一看就是蛇咬的,感觉到对方要冲进来,赶紧大喝道:“不……不要进……来!”

“你怎么……”‘乓’的一声打开门,一身运动服的她此刻却全身冒汗,因为……他居然……一丝不挂,不断的香咽着口水,天啊,好一副美男出浴图。

“该死的,你给我滚出去!”欧阳墨气急败坏的大吼道,整张脸都扭曲到了一起,赶紧忍着剧烈的疼痛拿过一旁的浴巾盖在了重要部位,狭长的凤眼里有着杀气,死死的瞪着她,还看?信不信挖了你的眼睛?

“哦!好!”顾辛雯木讷的回道,而一双贼眼还是盯着他的身体在看,那明显刚被淋湿的黑发正滴着水珠,柔和的灯光下,破旧的浴室仿佛都因为他的躯体而发光了,那恰到好处的肌肉,浑身上下除了大腿处因为中毒而发青的部位外,几乎没有一丁点的瑕疵,水珠顺着他的锁骨持续下滑,多么旖旎的一幕啊。

见对方纹丝不动,欧阳墨深深吸了一口气,阴森森的问道:“那你还不快滚?”此刻他的脸上居然没有一丝平时的暴躁,有的全是骇人的冷漠,仿佛他就是那随时会要人命的修罗一般,而且这种冷峻的气质表现得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似乎以前经常这样去命令别人,这只有身份相当尊贵的人才会这样霸道,而他却毫不自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