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言情 > 锦春种田

更新时间:2021-09-12 06:03:41

锦春种田 连载中

锦春种田

来源:落初 作者:君子之亦 分类:言情 主角:王锦周氏 人气:

火爆新书《锦春种田》是君子之亦所创作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王锦周氏,书中主要讲述了:某只在修仙界坑蒙拐骗无耻下流节操下限的修仙女,一个不经意穿越到了一个叫天不应叫地不灵穷乡僻囊之地,还好还好,前世空间随身,种田致富什么的都是小事情可是为什么随着出现的某只妖孽王锦春发现她正陷入一场所谓的“阴谋”里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王大富就带着王锦生和王锦Chun进县城去了。

王树德身体不好,村长王育山年纪又大,去县城一路颠簸两个人的身体吃不消,卖人参这么重要的事两个孩子出去谁都不放心,所以就由王大富一起陪着去了。

恰好天公作美,不似雾霭沉沉雪天气,透开了一丝光亮,暖洋洋的让人舒畅。

这样的天气,村里的一些人都有打算去县城置办一些过冬用品,于是王麻子家那小小的牛车上,你挤我推的坐满了人,虽然数数人头也就只有五个人。

狼窟王村离县城有半个时辰左右的路程,几个人坐在牛车上,挤是挤了点,不过气氛也热闹。

王麻子原名叫王二狗,因为脸上长了麻子,所以大家伙都喊他王麻子。

“王麻子,什么时候娶个媳妇回家啊?”旁边的人打趣。

这人叫陈石林,是狼窟王村几个外姓之一,嘴有些滑头,也有些爱占小便宜,不过做起事来倒是勤快的很。

王麻子因为脸上长了麻子,如今都三十了都还没有娶上媳妇,。

“嘿嘿,我也想娶,可是没人看的上我。”王麻子傻笑,不好意思的挠了一下脑袋,好像已经习惯了别人的打趣。

王大富看不过眼,瞥了一眼陈石林,道:“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王麻子是个实诚人,只是因为脸上的关系才一直没有娶上媳妇。

“哪有,我就是无聊……无聊,找话聊聊,聊聊。”陈石林有些尴尬,看了看旁边的王锦生和王锦Chun,目标又转向他们,略有深意的问道:“锦生啊,你们进县城买东西?”

“我们卖东西。”王锦生脸色很淡。

陈石林打量着王锦生和王锦Chun两人,王锦Chun身上的背篓里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陈石林眼珠子转了一转,指着王锦Chun身上的背篓问道:“那里面放着什么好东西啊,盖的那么严实。”

“干粮。”王大富从王锦Chun背篓里拿出一个早上李氏给烙的面饼,道:“这是我们中午的干粮,当然要放好了。”

王大富他们当然不会把人参这么明目张胆的放在背篓里,一早就给藏好了地方。

陈石林盯着王大富手上的干粮,忍不住舔了舔舌头,这面饼烙的可真够香的。

他最近都没怎么吃饱过,今天也是把家里压箱底的钱都拿出来去县城买粮,家里的粮食已经见底了,可离开Chun还有三个月,这冬天都不知道能不能熬过去。

“能不能给我吃个。”陈石林腆着脸:“最近我都没有吃饱过。”

这年头,没吃饱过的何止你一家?我都经常挨饿,都没求着人家施舍,王锦Chun瞥了一眼陈石林,这个人怎么这么厚脸皮。

王锦Chun是浸Yin在残酷修仙界,一向信奉,别人快死了还要继续补一刀的人,本就没什么善心,再者言,对于这个陈石林,王锦Chun实在是看不惯他的作态。

王大富看着陈石林这样,叹了口气,把面饼递给了陈石林。

如今这世道,能帮一点是一点。

陈石林见状,一把夺到了手上,三下两下就吃进了肚子里了,生怕王大富反悔。

吃完了面饼,陈石林砸了砸嘴,意犹未尽道:“这面饼真好吃。”

顿了一顿对着王锦生不怀好意道:“锦生,你们现在是住在村长家吧?”

王锦生虽然有些讨厌他,不过总不好不回答,点了点头:“嗯,我们现在住在李爷爷家。”

“村长家虽然大,不过你们一家子几口人,能住吗?你们不是住柴房吧?”陈石林挑唆。

王大富脸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厉声道:“陈石林,你什么意思?”

刚才就不应该把饼给他。王树富心里后悔,就当喂狗了。

“没什么意思啊,我就是问问。”陈石林脸皮厚的很:“你不会是心虚了吧。”

对于王大富的赠饼,陈石林一点都不领情,只刺激的他更加嫉妒和愤恨。

昨天江氏和王树德分家之后,不用一会,整个狼窟王村的人就知道了,大家都没想到村长王育山居然会收留王树德一家。

如今这世道,几乎家家都食不果腹,当知道村长王育山收留王树德一家后,十有八九的人都在想村长家里是有多富庶,余粮有多少。

所以陈石林现在的态度也代表着狼窟王村一些人的态度,这就是羡慕嫉妒恨,妒嫉心在作祟。

凭啥我们都吃不饱了,你们还能养那么多口人?怎么就不拿点出来接济接济其他人。

陈石林心里都是嫉妒不甘,看着王锦生和王锦Chun很不友善,就好像村长不应该养着他们,该养着他。

王锦生脸色很不好看,冷声道:“我们住在哪里就不需要你来Cao心,我们即是是住在柴房也是村长一家愿意帮我们。不至于让我们在外面冻死,此等大恩大德我们永世铭记,不像有些人,吃了人家东西还编排人家,狼心狗肺之徒。”

“更何况村长李爷爷一直待我们亲如家人,就不需要你的这等小人之心来揣测。”王锦生说到后面不留情面。

本来都在狼窟王村一个村的,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王锦生不愿意把话说过分了。

可是陈石林吃了东西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如此抹黑村长李爷爷,是可忍孰不可忍!

“哎呀呀,你们那么激动干嘛,我这不是不知道,随口问问嘛?”陈石林打了个哈哈,根本不在意王大富和王锦生的态度。

他本来就是说几句,刺激刺激人,自己心里会平衡点,目的达到就好了。

王大富冷哼了一声:“下次说话注意点。”

一个村的不好真撕开了脸皮,这个人还没脸没皮,说下去也是自己置气。

王锦Chun看了一眼无所谓的陈石林,笑了一笑:“哥哥,这里有个苍蝇好吵哦。”

“谁知道是哪里来的苍蝇,不知吵,还是黑了心肝的,真是讨人厌。”不愧是兄妹,王锦生很快接上了话。

王锦Chun凑到王麻子旁边,笑嘻嘻道:“王麻子叔叔,你怎么让苍蝇上你的车啊?”

“苍蝇要上车我也没办法,就当他不存在就行了。”王麻子对着王锦Chun露出一个云淡风轻的笑:“有些人对他好,他还认为理所应当,这样的人我们如果自己认真,就不值得了。”

这笑,笑的多像一个世外高人,这话说的多么有深度啊。

高人啊!

这王麻子心里雪亮的很嘛,啥人什么样的,他心里一清二楚,这样聪明的人居然还没有娶到媳妇?

看样子真是脸上的麻子害了他娶不到媳妇啊,王锦Chun心里有些替王麻子可惜。

而陈石林哪能不知道王锦Chun说的是谁,一双眼盯着王锦Chun差点戳出洞来,如果不是有王树富和王锦生在,估计早就上前抽王锦Chun几下泄愤了。

不过现在嘛,寡不敌众,势单力薄,陈石林闭上眼,不理会王锦Chun他们了。

车上难得的安静了下来。

不一会,牛车咕噜噜的就到了县城门口。

因为个人要置办的东西都不一样,到了城门口就分道了,不过说好中午时间在城门口相聚,一起回村。

王大富领着王锦生和王锦Chun进城,相比修仙界的繁盛锦画一般的集市,这县城就寒碜多了,不过再寒碜,在穷山村的人眼里也是繁华如流,只是如今这寒冬天气,街上也冷清了不少。

王锦Chun三人一心想要卖参,没怎么在街上逗留闲逛,不一会儿就到了县城里最大的药店回Chun堂。

王大富领着王锦生和王锦Chun进去,一进去,店里的伙计就热情的上前招待:“三位客官抓药啊”。

“我们卖药。”王锦Chun没等王大富和王锦生两人开口就先说了:“能让你们掌柜出来看看吗?”

王大富和王锦生见王锦Chun如此,也就由着她了。

锦Chun本来就一直怕生人,练练胆也好,两个人站在锦Chun旁边不说话了。

伙计打量了一下王锦Chun三人,道:“不知客官要卖的是什么药?”

王锦Chun知道要是不拿出来,伙计不会去喊掌柜,不急不忙的从破旧的棉衣内兜里拿出人参,落处一角,道:“你可以把你们掌柜喊出来了。”

伙计凑上去一瞧。

哎哟!乖乖!

人参啊!

“我立刻去喊掌柜出来。”伙计连忙朝内堂奔去,这是件大买卖了。

只一会的功夫,内堂里就走出一个半百年纪的男人,一双眼透着精明,锦服一身,几分神采焕发。

这男人就是回Chun堂的掌柜张掌柜。

“你卖人参?”张掌柜寻问王大富,显然把王锦生和王锦Chun当成了他的孩子和跟班。

“卖!”王锦Chun的声音响起。

张掌柜低头一看,不就是一个女娃子吗?难道做主的是这女娃子?

张掌柜见王大富和王锦生都不吭声,对着王锦Chun笑了笑:“你能给我看看人参吗?”

王锦Chun犹豫了一下,要是被人强买强卖怎么办?

张掌柜似乎看出了王锦Chun的顾虑,笑着道:“我们回Chun堂已经是百年老店,童叟无欺。”

这女娃子还真小心,张掌柜感觉挺有意思。

请输入正文

猜你喜欢

  1. 都市小说
  2. 玄幻小说
  3. 言情小说
  4. 灵异小说
  5. 热门作者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