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世家秀色精彩阅读大结局 章兮祖母免费阅读全文试读

世家秀色精彩阅读大结局 章兮祖母免费阅读全文试读

时间:2020-06-26 04:00:39编辑:丁芳 作者:藏鹿 人气:

《世家秀色》为藏鹿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折花之事表面虽已平息,老夫人也对各人做了惩罚,然而此事落在旁人眼中却是另有一番计较。兮嫆刚到自己院中,便被告知大夫人请她到屋里说

世家秀色

推荐指数:10分

《世家秀色》 第八章 心思 免费试读

折花之事表面虽已平息,老夫人也对各人做了惩罚,然而此事落在旁人眼中却是另有一番计较。

兮嫆刚到自己院中,便被告知大夫人请她到屋里说话。她换了衣裙,便到了大夫人房中。刚进得门,闫氏便挥退众人,房中只剩下她母女二人。闫氏也不拖拉,当头便问今日之事,对着自己的母亲,兮嫆自是将此事前后事无巨细地详述了一遍,期间,闫氏仅是仔细倾听,间或问几个问题,并无他话。待说完,兮嫆已是口感舌燥,但看着闫氏严肃,却又不敢饮茶,只得眼巴巴看着闫氏。闫氏久未听见声响,抬头一看,只见自己女儿可怜兮兮的望着自己,却又不停瞄向自己手中托着的茶碗,心中好笑,怒气已是去了一半。但想到自己平时对这个女儿多为娇宠,以致她虽不娇蛮,却着实莽撞了些,有意拿此事敲打敲打,便故意板起脸道:“大小姐白日里好大的本事,怎么这会儿倒缩手缩脚了?”兮嫆垂头扭着手帕“母亲……孩儿知道错了……”“是嘛?你倒是说说错在了哪里?”闫氏有意考考兮嫆,自己女儿自己知道,虽这神经是大了些,却不是个傻的,看看她能否将今日之事看清些。

只见兮嫆低头思索一阵,抬头回道:“女儿不该贪玩逃课,擅闯哥哥院子!”闫氏意外:“没了?”兮嫆咬咬唇,“还有一些……女儿却不知想的对不对……”闫氏上身微微前倾,引导道:“对或不对,也要说出来才知道!”兮嫆想了想,委屈地望着闫氏:“母亲,可否容女儿喝口茶水润润嗓子再说?”闫氏看着兮嫆那样子,实在忍不住,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随即又正了脸色“谁还阻着你喝水了!快点喝完快点回话!”兮嫆见状,在母亲面前也不做什么淑女样子,赶紧端起茶水灌进嘴里,一杯茶眼看着就见了底!喝完后还长长舒了一口气,颇有些意犹未尽的样子。闫氏看着好笑“看你这样子,跟没喝过水似的!”兮嫆缓了口气,神色也认真起来“母亲……关于今日之事,女儿有些想法……”说完顿了一顿,见闫氏没有打断的意思,便接着说道:“女儿自己犯错,不该怨怪旁人。今日之事,因女儿起了贪玩之念,便只听得进那花期难得、偶一为之无伤大雅的话,那些劝我莫要莽撞行事的良言却反被我抛到一旁,此其错一也。明知茹妹妹平日便唯自己喜好行事,却没有防着些,还大喇喇地带着她进了哥哥的院子,折了哥哥的爱花,丢了自己的脸面,此其错二也。如今女儿知错了,以后定当仔细注意,决不再犯了。”

闫氏听得这些,点了点头“女儿家行事当端庄稳重,凡事先思而后动,你今日行事不过脑子,被人当靶子尚不自知,此其错三也!”“靶子?”兮嫆愕然“谁拿女儿当了靶子?女儿当真未曾察觉……”闫氏叹了口气“你的心思也太直了些,哪里能看出这里的道道!不过能想到刚才你说的那些,今儿这亏倒也没白吃。”说罢细想了一下,又提点道:“我看兮婼这丫头是个稳重有心思的,你以后多与她相处,倒也不会吃亏。至于兮婉,虽是你亲妹妹,却也别同她太近了。”见兮嫆面露疑惑之色,闫氏心知自己女儿Xing子,不亲眼见着什么总是不相信人心险恶的,便也没再深说,又叮嘱了一番便让兮嫆回去了。

那边兮婼遇到的却又是另外一番情景。三房文氏并章炘祈、章炘梁、兮婼同坐屋中。文氏听了事情始末,重重地将手中的茶杯放到桌上“岂有此理!旁人可着劲儿的折腾,倒让我的闺女跟着受罚!不行,我要去找老太太说道说道!”说着,竟就要站起来!这可把兮婼吓了一大跳,赶紧上前拉住文氏,劝道“母亲莫气了!女儿确是去了大哥哥的院子,确是有错的。祖母罚得应当。何况只是禁足一月,大姐姐她们可是连肉都吃不得!”

文氏本是明白人,只是乍然听闻自己女儿受了委屈,一时怒气上涌,只想着要为女儿讨回公道罢了。如今听得兮婼这通劝说,只道是女儿为了宽她的心,于是坐了回去,倒是不再说那要去评理的话,只是看着兮婼,心中一半是心疼,一半却是欣慰的。

章炘祈看着母亲平静下来,也想活跃下气氛,便笑兮婼:“若让旁人听见你这番话,怕是要笑话章府二小姐是个贪吃的,一日无肉不欢!”谁料文氏刚熄了点的火又被他点着了:“谁敢乱嚼舌根!我非好好惩治他不可!”说罢又指着章炘祈:“你妹妹受了委屈,你这做哥哥的不知劝慰,还在这怄你妹妹的心!”可怜章炘祈一个半大小子,浑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就这么愣在了原地。

兮婼一看暗叫糟糕,自己母亲看来是关心则乱啊!但不知怎的,看到她为自己的事如此气愤,就好似谁动了她最宝贝的东西一般,心底竟有一丝温暖荡漾开来,再看看章炘祈那发呆的面孔,好像一直罩着自己的壳裂了一条缝,有什么东西就要破壳而出一般。

但是,兮婼却没有时间细想这种感觉的来由,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安抚老妈!拯救老哥!兮婼赶忙搭话:“母亲这可是冤枉哥哥了,今天我在院子里,多亏哥哥反应快!您这么教训他,我可都不依呢!”文氏斜了章炘祈一眼“当真?”“当真当真当真!”收到妹妹眼色的章炘祈点头如捣蒜,那样子与他平日在旁人面前的一本正经哪有半分相像!章炘梁之前一直听母亲与兄姐说话,都是似懂非懂,如今看着哥哥这个样子,哪有平日半分威严,不禁拍手哈哈笑起来,他这一笑,文氏脸上也绷不住笑了开来,一时屋中欢声笑语,刚才那些情景好似从没发生过一般。

笑过之后,文氏让章炘祈兄弟退下,独留下兮婼,拉着她的手告诫道:“有些事母亲不好同你细说,你自己却要注意些,莫被搅进别人的家事里。”兮婼望着文氏双眼,认真答道:“母亲放心,女儿明白!”文氏看着兮婼清明双眼,放下心来“我也不拘着你与姐妹相处。老太太今日有句话说的好,你们自做姐妹那天起,这一生都注定被绑在一起,荣辱都是一体的。你自是有分寸的,我也不多说了……”兮婼点头应是,母女俩又说会子话,便散了各自休息不提。

却说兮婉,自老夫人那里回来之后,便沉默不语,这可急坏了她身旁的大丫头红锦和翠罗。两人正不知如何是好时,外头小丫头前来回禀,原来是兮婉的生母周姨娘来了。两人对视一眼,一个去回禀小姐,另外一个便去前头迎周姨娘。

这周姨娘原名周素梅,原是没落书香之女,乃是大老爷外放时在任上所纳。章府有条不成文的规定,男子四十无嗣方可纳妾,若非媳妇自愿,婆母一般也不会为儿子安排通房,正因如此,章府子嗣略显单薄些。当年大老爷纳了周氏,委实在章府起了一场轩然大波,无奈天高皇帝远,周氏已进门,大夫人闫氏顾及颜面,只得打掉了牙往肚里香,受了周姨娘一拜,给了她名分。好在大老爷自知没理,没再往家带人,对周氏虽宠爱,却也顾及着闫氏正室地位,未有那宠妾灭妻之举。

周姨娘本就不甘平凡,宁为高门妾不为寒门妻,否则以她的家世,就算已经没落,也断没有到给人做妾的地步。虽如此,为妾却实为周氏毕生隐痛,她没有儿子傍身,只得一女,自然将全副心力都投入到了女儿身上,指望女儿将来嫁得高门。今日听闻女儿被罚,忙急急赶到兮婉的端止院询问。

红锦和翠罗迎着周姨娘入内后,便退下了,屋中仅剩母女二人。兮婉见着周姨娘,只淡淡地说:“夜晚露重,姨娘怎不好生歇着,到我院里来了。”周姨娘听着兮婉的话,早就压抑的怒火喷薄而出:“三小姐还不知道我为何而来吗?今日之事早就在府中传遍了。四个小姐都犯了错受了罚,却惟有三小姐罚得最重,不知是何道理!这府中传着的缘由没十个也有八个,三小姐倒是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兮婉听了这话,一直强自忍着的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脸上却仍是那副冷然神色:“祖母自有祖母的道理,我这做孙女的如何能够揣测!”

到底母女连心,周姨娘一见兮婉这委屈隐忍的样子,一时又心疼,一时又想着自身委屈,往旁边椅子一坐,也抹起泪来“我知道,不就是老太太看我不顺眼,就迁怒到你身上!那边那位起的头,她反而轻轻带过,我的女儿没犯错,倒要一同受罚,还要听她冷言冷语!她哪是罚你,分明是容不下我。我知道你心中怨我,你又如何知道我心中的苦!”说着说着,竟勾起了心中苦闷,原本的三分委屈变成了七分,哭得越发伤心起来。

兮婉本是心中有气,对老夫人又惧怕,对周氏又埋怨,故而见着周氏也是一副赌气样子。如今见着周氏伤心,哪里还顾着赌气,也是哭将起来,一时间母女俩竟好似泄了闸般水漫金山。大概过了两柱香的功夫,总算由痛哭渐渐转为抽噎,周姨娘总算腾出空来,问道“婉儿,今日到底是怎么回事?”兮婉也已平静多了,便对着周姨娘将来龙去脉讲了一遍,周姨娘听完,叹了口气“婉儿,你太急了些。老太太是何种人精,你那点小动作就算瞒过了别人,又怎能瞒得过她,再说这府中有几个是傻的。”

兮婉垂头,犹自不服:“我又没干什么,就是撺掇了两句,她们难道能因为这事怨我!”周姨娘点了点她的额头“看你平时是话少的,今日偏偏话多了,自然引人怀疑!”兮婉反驳“二姐姐近日更是话多,也没见有人拿此事说话的!”提起这个,周姨娘蓦地将手攥紧:“这二丫头平日装得倒像!旁人都被她骗了去!却不知她才是最精的那个!今日老太太虽罚了她,想必日后却是会越发器重她了!”

兮婉听了此话,眼中暗芒一闪即逝……

————————————————————————————————————————————————————————————————--

某熊第一次写文,一开始的时候每章都不到2000字,等到发上来才发现每章至少2000,⊙﹏⊙b汗,只好两章合一章,挪来挪去的,导致有的章节字数多,有的字数少。有些联系紧密不能拆分的章节,字数可能就少了些……以后会注意的!期待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