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爱情逆袭之随源全文试读完整版 江律辰江氏全文阅读完整版完结版

爱情逆袭之随源全文试读完整版 江律辰江氏全文阅读完整版完结版

时间:2021-01-05 15:53:06编辑:陈东旭 作者:果子婧 人气:

主角是江律辰江氏的小说《爱情逆袭之随源》此文是果子婧原创的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或许吧,这种事情,怎样都好。”江律辰无动于衷,他在这件事情上心态非常平和。他是江氏企业的独子,就算一年以后试手不成功,集团也早

爱情逆袭之随源

推荐指数:10分

《爱情逆袭之随源》 第3章 正式分手 免费试读

“或许吧,这种事情,怎样都好。”江律辰无动于衷,他在这件事情上心态非常平和。他是江氏企业的独子,就算一年以后试手不成功,集团也早晚会交到他的手上。更何况,他对于自己的经商天赋与能力有着强烈的自信,是以连压力都几乎没有。

“哼嗯……”周雨乔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她见过的很多富家子弟,很多为了接掌集团都在接受着各方面的学习和锻炼,甚至有人紧张兮兮,如今眼前的这个男人没有任何压力,却反而是最杰出最有天赋的一个。想来老天还真是不公平啊。

“刚才,漏出不好的感想了吧?”江律辰没好气地拍了拍周雨乔的头。

“没有没有,绝对没有。我哪儿敢啊。”周雨乔嘻嘻一笑,又低下头去,轻轻抿了一口咖啡。

她和江律辰年龄一般大,是以也到了毕业的年纪,只不过她会在正常的毕业时间毕业,而不像江律辰这样提早罢了。

“呐,江少,你这次回总部,你的那些花花情事都处理好了没有?”漫不经心地发问,口气中却也透着一丝不满之色。

“无所谓。”江律辰切牛排的动作依然是那么优雅从容,甚至没有因为这句话而有过一丝滞碍,淡淡地道,“那个女人如果在半个月内来找我,就继续这么下去,如果不找,那就算了。”

“嗯……现在这个女人是什么时候交往的?”

“忘了,但是我记得之前跟你提过,名字是季源。”继续说道,江律辰的声音中平淡无波,没有任何感情。

“哈?怎么还是她?你还没跟她分手?”周雨乔皱了皱眉头,以前江律辰的女友最长也就只有半年,但是现在这个叫季源的女人,如果没记错的话,至少也交往了八个月了。

听到周雨乔的反问,江律辰反而有些疑惑了:“我跟她交往很长时间了吗?”

这并不怪他,事实上,他是真的不记得他跟季源交往的时间了,似乎自从他开始交往第一个女友开始,他就一直是这么得过且过,在需要的时候,将对方呼唤过来,不需要的时候,又不留情地甩开,对方如果能够忍受,他便就这么继续跟对方保持着所谓的恋爱关系,而在对方不能忍受提出分手时,他也是眉头不皱一下地转身就走,继续寻找下一任伴侣。

一直以来,潇洒如此。所以,他根本不可能记得他跟季源在一起多久了。

“如果我真的跟她交往了八个月,那只能说明她比一般女人更有毅力吧。”江律辰听到周雨乔的回答之后,平静无波地说道。

“真是让人反感呢,那个女人……”周雨乔皱起了眉。她很不爽,很不爽听到有一个对江律辰这么执着的女人存在,这倒并非她对江律辰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作为江律辰十年来的至交好友,他们之间除了朋友之情外没有任何别的杂质。但是,在她的心目中,江律辰只能是那个女子的,只有那个女孩子才可以得到他,对于周雨乔而言,除了那个女孩子之外,任何人都不可以成为江律辰的伴侣……

“大多数女人不都差不多吗……”听了周雨乔的话,江律辰不懈地嗤笑出声,声音中有着数之不尽的嘲讽。

“哎呀哎呀……”周雨乔状似烦恼地拍了拍额头,心中却有着一抹欣喜。

江律辰的这句话,已经彻底表明他虽然情债多,心中却未曾真正动情的事实。无论如何,这就已经让她放心了。

“来,江少,明天就回去了,祝你一路顺风,事业上马到成功。”周雨乔端起杯子,也不管那是不是酒,笑意灿烂。

江律辰也微微笑了笑,端起手中的杯子,跟她的撞在一起……

而在这一刻,远方的季源在林思的注视下,拿出了自己的手机,并且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方才,林思让她放弃,然而她却坚持她和江律辰还没有正式分手,林思恨铁不成钢地对她说,既然还认为自己是江律辰的女友,不就应该就今天这件事情向他问清楚吗,至少要得到一个说法。

季源犹豫再三,本不想主动给江律辰打电话,害怕他在忙,害怕听到他厌烦的声音,但是她又更怕如果这个晚上没有联系的话,以后也等不到他正式的联系了。

她转身看向身边双目明亮的林思,或许是因为最好的朋友就在身边,给了她无限的勇气,她终究还是心下一横,拨通了那个号码。

“嘟嘟”的等待音从话筒中传出,扩散在这一片安静的镜湖畔。

几声之后,电话被接通了。

“什么事?”劈头盖脸的一句问话,依然是她最熟悉的淡漠的音色,如今就如同她所想的那样,带着一丝厌倦和不耐烦,那语气就仿佛是在催促她赶紧把要说的事情说完,然后就可以挂断电话了。

这个语气让季源脸色隐隐发白,捏着手机的手指又紧了几分:“今天,为什么不听我把话说完就走了呢?”

这一句问话仿佛是倾尽了她全身的勇气似的,如果没记错,或许,跟他交往的8个月以来,这是她第一次因为一件事情而质问他。

电话另一边顿了一下,随即那不屑而嘲讽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你跟我在一起这么久,说过什么能在那种场合下还让我值得去听的话吗?”

只这一句话,季源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虽然江律辰说得没错,她说话笨拙,不擅言谈,那个时候鼓起勇气去拦江律辰,的确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但是……他们是男女朋友啊,什么时候他们要变得,连一个简单的招呼和告别都不可以拥有了呢?

这个念头刚一冒出,季源就自嘲地弯起唇角来。何谓“变得”,那分明是他们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吧……一直以来,都不是一般的男女朋友,只不过是徒有其名罢了。

手中的手机蓦然被夺走了,季源一愣,才发现林思已经抢过了她的电话,她下意识地想要阻止,林思的声音却已经是毫不客气地响起。

“人渣,跟源源在一起这么久,现在开始嫌弃她嘴笨了?就算她说不出什么有价值的话,你就可以那样对她了?做人的基本礼貌你懂吗?!”握着拳,林思咬牙切齿地问道。

她原本是想保持沉默的,谁知道江律辰的声音通过季源的话筒传出,让她听了个一清二楚,而这样一句话差点没让她气得吐出血来。

电话另一头顿了一下,随后,那声音冷若冰霜地传了过来:“我没有义务去考虑她的各种感受,既然自己敢上来,就做好承担所有后果的准备。跟我谈礼貌,至少要有跟我对等的身份。”

“你……”显然是想不到江律辰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并且理直气壮,言语之间就好像他才是绝对的正确一般,虽然她也明白季源在那个时候插入桐大校长与江氏继承人的对话是有些鲁莽,但是那还不是因为江律辰要离校连自己的女朋友都不通知不告别。更何况,如果真的是男女朋友,那个时候大方地将季源介绍出来又能如何?

“季源现在也变得厉害了,知道找别人为自己打抱不平了?”讽笑通过话筒传了出来,随后他语气一肃,再无丝毫感情,“既然如此,那么就请你通知她,我跟她彻底结束了。想要带着自己的亲友团来攻击我,想都别想我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然后,便是毫不客气的电话挂断声。

听着话筒中传来的机械忙音,林思和季源都愣愣地彼此对望着,仿佛还没有从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中反应过来。

“哟,正式分手了?”对面的周雨乔将一切都收在眼底,一脸戏谑地看着对面的男人,心中啧啧赞叹,真是个干脆而又残忍的男人啊……

“我最讨厌有些女人看不清自己的身份,明明是想要财要利要虚荣,却又义正言辞地指责我不给她们真爱。呵,真是让人恶心。”挂断电话之后,江律辰满脸嫌恶之色。

然而,他却并不曾想过,他已经不知不觉将季源置于了他自己所认为的定义之中,丝毫不曾想过他的想像是否可能与现实有着误差……

第二日的中午,林思看着季源好不容易在宿舍睡着了,终于松了口气,拜托了季源的室友好好照顾她,便离开了。

“叶允!”她看到了已经在宿舍楼下等他的男子,心中一喜,欢快地向着他的方向跑去。

在她面前的男人,正带着笑意看着她。他眉目英俊,薄唇轻抿,穿着简单的白T恤和牛仔裤,看向跑向他的女孩子。虽然叶允的外貌不像江律辰那样好看得那么夸张,但他只要随意地站在那里,就也能吸引一部分女孩子的视线了。

“慢一点,不要摔着了。”他单手扶住林思,那双温柔的眼眸中有着隐隐的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