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我真的不能修炼完结版小说最新章节】主角常青江壮

【我真的不能修炼完结版小说最新章节】主角常青江壮

时间:2021-06-10 00:15:12编辑:广交 作者:闲来五聊 人气:

主角叫常青江壮的小说是《我真的不能修炼》,它的作者是闲来五聊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寂静,整个牛家内堂安静的可怕,所有人直视着常青两人一动不动。豆大的汗水顺着牛小的脸侧划近衣襟,瞪着眼睛看着额头上顶着的东西手枪。

《我真的不能修炼》 第三章 名侦探常青 免费试读

寂静,

整个牛家内堂安静的可怕,所有人直视着常青两人一动不动。

豆大的汗水顺着牛小的脸侧划近衣襟,瞪着眼睛看着额头上顶着的东西手枪。

虽然不知是何物,却从上面感受到了极其恐怖的压迫,牛小的实力说强不强,但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压制得连动都不敢动,仿佛自己的身体再稍稍往前一步,就要迈进鬼门关了一般。

牛家家主也是愣住了。身为牛家实力最强的人,从常青江雨烟一进门的时候,他便已经摸清楚了二人的底细,一个与自己不恐多让,一个看起来稀松平常,却没想到给自己带来“惊喜”的却是后者。

“这位……”牛家家主定了定神,想上前来说些什么。正好看到常青勾起嘴角,露出了一抹淡然的笑意。

“现在可以镇定下来了吗?”常青就像是医院中安抚病人的医者一般,语气亲切的问候到,若不是看着其手里还握着的武器,任谁也不能把眼前的人与恐怖联系在一起。

牛小呆呆的点了点头,常青收起了手里的92式半自动手枪。

“镇定了就好,现在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镇里的捕快,与身后那个女人不是一伙儿的,因为听说村里的衙门惹出了命案,所以特意前来主持公道,有什么事情跟我说就好了,我不会包庇他们的。”常青又是露出了和煦的笑容,顿时间引起了牛家诸多的好感。

“原来是镇里的人,这就好了,阿兰平日这么好的一个人,可不能让她冤死了。”

“是呀是呀,这个小兄弟一看就是高手,平时不显山不漏水,刚刚那一手直接连家主都镇住了,不愧是镇里来的。”

“……”

没有了牛小的阻止常青如愿以偿的走到了尸体身边,蹲下来撩开了白布。

入眼的是一个中年妇女,也不知是因为天气寒冷还是死去不久,身体还保持的很好并未发臭。

从脸部五官和相貌来看,死者年轻的时候一定是个出落的美人,什么?你问常青为什么看了半天就得出这么个结论?那不是废话,他又不是法医,当然什么都看不出来了。

常青装模作样的翻了翻眼皮,又跟着探查了一下身体上残留的其他痕迹,可是注意力却全都放在身边慌乱的牛小身上。

自他靠近阿兰以后,所有牛家人的目光都是热切的,只有他目光闪躲,似乎害怕被常青发现什么。

发现什么?常青当然什么都发现不见了,但是却不代表他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一边检查着尸体,常青就像是聊家常的口吻,询问着一边的牛小,“你是死者的丈夫?”

牛小僵硬的点了点头。

“别紧张,我看这事情十有八九就和村衙门有关,你不用害怕他们,和我实话实说就好了。”常青又是对着牛小一笑。

牛小终于放松了下来,常青继续问道,“能不能把那天阿兰去衙门前后的事情和我说详细些。”

牛小点了点头,“大人,是这样的,那天阿兰起床早早的去了衙门,回来的时候却已经傍晚,满脸愁容一句话都没说。我见她奇怪,就上去问了她好几次,可她就像是哑巴了一样,直等到第二天早上就发现上吊在家中,大人明鉴啊,你说这不是他们衙门搞得鬼,为何阿兰平白无故的就去寻死呢?”

牛小情绪很激动,但是说话却一点不磕巴。

常青颔首表示认同,随后又摇了摇头。

这一摇头可把牛小吓坏了,“大人,怎么了,有什么不对的嘛?”

“那倒没有,只是我让你说详细些,指的是详细到一举一动,比如回来以后哪只脚先迈的门,哪只脚后进的门,哪瓣屁股先挨的椅子,哪只手先脱的衣服,身子白不白,胸部大不大,屁股翘不翘,腰身细……额,后面那几句你就当没听见算了……”

牛小一怔,“大人你说笑了,阿兰哪只脚先迈进的门我怎么知道,至于其……其他的,大人,请问说这些有什么用吗?”

常青自信的一笑,“当然有用,越是详细,我就越是能推出阿兰在衙门里遭遇了什么,有了罪证即使是村里的村长大人也逃不开干系。”

牛家家主看常青一副专业的模样,“小小,有什么都和大人说了吧,我看得出,这位大人很公正。”

牛小小鸡啄米般点了点头,随后凑近常青的身旁,一字不差的把当晚的情形又说了一遍,就差连二人夫妻的夜生活也一并报了出来。

常青找准机会,适时打断了牛小的话,“对了,你刚刚说阿兰回来以后话不多,但总归说了什么吧?”

牛小顺着常青的话点了点头,“是的,她说她去衙门查什么事情,结果衙门的人不仅不帮她还对她……”

“你胡说!”

江雨烟终于忍不住了,她带常青来是帮自己的,可这家伙话里前前后后全在和牛家讨好关系,又是装捕快又是装大人的,就差没直接把自己抓起来归案了。

牛小自觉的有了靠山说起话来更是嚣张,“我哪里胡说了,肯定是你们侮辱了阿兰否则她平白无故上吊干什么!”

常青突然间听到了什么关键,嘴角微微上扬顺带打了一个响指,理了理身上的衣服,从半蹲站了起来。

说谎的人不管是提前准备还是临场做戏,都会有一明显的特征,那就是情绪上的波动。要么理直气壮义正言辞,想要极力说服别人,要么神色慌张畏畏缩缩,大脑一片空白。

而牛小,便是理直气壮的那一类人,所谓言多必失,对付这种人,只需要顺着他的话锋,让其一个劲儿的说下去,不需要太久,他的话里便会出现自己都发现不了的矛盾,而谎言也就不攻自破。

常青拍了拍牛小的肩膀,后者到现在还没发现自己的话里出现了什么端疑,“怎么了大人?大人你可要为阿兰做主啊!”

“做主!”常青自信的一笑,“现在就为她做主。牛小,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一开始和我说的是阿兰从衙门回来以后一言不发,不管你怎么问都不说话,就和哑巴了一样,我说的没错吧?”

牛小一怔,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错了话。

“既然她从未说过话,是怎么告诉的你她在衙门受人欺负的?”常青似笑非笑的看着牛小,眼中倒映出一个慌张的人影。

“对啊!”四周的牛家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一会儿一言不发,一会儿又大肆指责衙门,这牛小口里的阿兰怎么变了?

牛家家主眉头深皱,“牛小!你把话说清楚了?”

牛小整个人呆住了,这才反应过来他今天说的话实在太多了,“大人,您听我解释……”

“不必了!”常青伸手阻止了牛小张口,反而又低头掀开了阿兰身上的白布。

扬起下巴,常青指着阿兰脖子上的痕迹说道,“你们看这里,有一条自缢时留下的勒痕,但在勒痕的下面,却还有一浅层平行索沟,两索沟处无皮肤生活反应,单用上吊自缢完全解释不通,所以我推断阿兰根本不是上吊死的,而是被人用手扼死的。”

常青一串听不懂的话哄得众人一怔一怔的,但是结合着常青的气势还有其嘴里听不懂的术语,总感觉他好像很专业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前面的话他们没听懂,可最后常青的总结他们听懂了啊,阿兰不是上吊死的,而是被人掐死的!

到了现在他们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恐怕是智力出问题了,阿兰的死因再加上说谎的牛小,就是三岁小孩也能想明白。

牛小“啪嗒”一声坐在了地上,双眼无神,看起来似乎放弃了挣扎。

“牛小!你——你!咳咳咳——”

一旁头发花白的老头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来。从面部五官来看,是牛小的父亲没错。

“爹……”牛小眼神空洞的看着空处,“如果不是当初你硬要我娶阿兰,可能就不会有现在这些事情了。”

他和阿兰看起来和和睦睦相敬如宾,但他们从没产生过爱情,他爱的是别人。自结婚以后他就一直在外偷情,本以为没人发现。但凡事都有意外,时间久了身为自己最亲密的人,阿兰不可能什么感觉都没有。从衙门考证回来以后,两人便为此大吵一顿,争执之中,牛小一时恼羞成怒,这才错手杀了阿兰,铸成大祸。

案子终于结了,虽然结局有些辛酸,但却并不影响江雨烟崇拜的眼神。

“可以啊常青,没想到你还不是一般的文人!”江雨烟两眼中闪着异样的星光。

常青看着她可爱的样子忍不住摸了摸头,“你到底是听谁说的文人就能破案的?要不是运气好,恐怕你今天就真要被人家诬陷了。”

别看常青判定凶手时嘴里一套套的,若是被个专业的法医看见恐怕要捂着肚子笑死,什么胡编乱造的术语再加上看起来很高端的词汇,都是他凭空捏造的,真要说到专业,常青连半本医书都没看过,也亏得从柯南里学了点装模作样的推理。

用肩拱了拱江雨烟,“走,帮了你这么个大忙,不请我吃顿饭吗?”

江雨烟莞尔一笑,灵动的双眼冲着常青眨了一下,“放心吧饿不到你,知道你又没钱了,这就带你吃顿好的来犒劳犒劳你。”

常青看着走在自己身前俏皮的背影,不由得叹了口气,“看破不说破,这小妮子真是心直口快。”

好在是个小富婆,看样子晚饭是不愁了。

我真的不能修炼

我真的不能修炼

作者:闲来五聊 类型:玄幻 状态:连载中

这本书写的非常好,特别是唐三藏和孙悟空表白那段。还有主角老婆们被轮那段真的非常好看!

小说详情